百合地黄汤合甘麦大枣汤治疗心肺阴伤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刘某,女,48岁。两年前患重感冒高烧之后,经常头昏头痛,神志恍惚,失眠少寐,有时彻夜难眠,苦恼不堪,身软乏力,不能饮食,欲行不能行,欲卧不能卧。经多家医院多项检查,无阳性结果。中西药物治疗一年余,疗效不佳。近月来日夜焦虑不安,时而悲伤哭泣。刻诊:患者口苦,小便黄,舌尖红,苔薄黄而干,脉虚偏数。据上辨为热病之后,余热未尽、心肺阴伤、诸脏失养,《金匮》之谓“百合病”也。投以百合地黄汤合甘麦大枣汤出入。

百合30克,生地10克,知母9克,夜交藤30克,生牡蛎30克,淮小麦30克,生甘草6克,大枣5枚,滑石9克(包煎)。连服5剂,稍有小瘥,守方加减服至15剂,热去津还,百脉调和而愈,至今未再复发。
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提出百合病之后,不少注家代有补充,但很少进一步阐发其运用。正如清·陈修园说:“此病最多,而人多不识耳。”对于此证,患者常苦于病久不愈,医者常苦于症状捉摸不定、难于着手。实际上只要掌握了本病的特点,对其认识并不太难。笔者在临床就是根据以下三点来进行辨证的:

①心神涣散症:如神志恍惚、失眠少寐、默默不欲食、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等。

②自觉症状极多,复杂多变,捉摸不定,但详细体检无明显器质性病变。

③仍有可凭之症:如口苦、舌赤、尿黄、脉虚而偏数等。

总之,在经方的运用上,我个人认为要把握以下三条:

第一,要做到谨守病机、辨证准确。如本文百合病的诊断,必须掌握其三大临床特点;桂枝厚朴杏子汤则要谨守其营卫不调,肺失宣肃的病机。正如近代经方实验家曹颖甫先生所说:“惟能识证者,方能治病。”

第二,是要圆机活法、知常达变。如近世医家所归纳出的白虎汤的“四大”主症,此乃言其“常”;笔者的白虎汤的临床新用:治疗阳明头痛医案,虽不具备齐全的“四大”症,但从患者的发病时间、病变部位和脉象上联系来看,仍具备阳明白虎汤的适应证,此乃从其“变”,故用之效果良好。

第三,要提倡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我国经方大师张仲景便是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医疗模式的创建者。但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对许多疾病只能从“有诸内必形诸外”的逻辑推理上去判断:宏观上来辨别。时至今日,自然科学已高度发展,导致现代医学诊断技术的飞速发展。因此当代中医学无疑应该引进现代医学的先进技术,发挥其能微观地认识机体的结构、代谢和功能的优势,更本质地阐明疾病的内在病理变化,为施治提供准确的依据。

因此笔者认为,在运用经方治病时,力争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对于提高古方今病的治愈率,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以上自愧管窥,期在引玉,谬误之处,请提出宝贵意见,再版时纠正。

——本文摘自《 当代名家论经方用经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