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精的病因是什么?遗精的中医辨证论治医案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有梦而遗者为梦遗,无梦甚至清醒时精液自出者为滑精,二者统称之为遗精。遗精频作,并由此引起头晕乏力,精神萎靡,腰膝酸软,心悸失眠等症状时,才能称为遗精病,即病理性遗精。本病多见于现代医学的神经衰弱,前列腺炎,精囊炎,精阜炎等疾病。并可以本病的辨证治疗为参考。

导致遗精的病因病机,多由劳神过度,君火偏亢,相火妄动,干扰精室;或房室不节,久病不愈,下元虚惫、精关不固;或由恣食醇酒厚味,湿热内蕴,流注下焦,扰动精室,从而导致遗精。可见,心火独亢,相火妄动,肾虚不藏,湿热下注,是形成本病的主要病理机制。

遗精的治疗,主要是滋阴降火,交通心肾,清化湿热与补肾涩精。本病虽然与肾至关紧要,但与心、肝、牌三脏有密切关系。大抵病初多以清泄相火为主合滋阴同用,不宜过早固涩,病程迁延,确属肾虚精关不固者,方可以益肾固精为主。对湿热下注者,则重在清化湿热。如,例二之遗精属.
阴虚火旺,故选用知柏地黄汤加减而收效。例一号遗精日久有虚象,但以湿热内蕴为主,法当以清化湿热为先,不可先用固涩以免助湿生热,反增具病势。本案采用程氏萆蓐分清饮加减,使湿热得清,精室安宁,遗精自愈。此外治疗本病尚须注意精神调养,消除杂念,清心寡欲,锻炼身体才能提高疗效,不能单纯依赖药物治疗。

遗精的中医治疗医案一

韩XX,26岁,许昌市某厂干部,未婚。
初诊于1984年9月20日。
遗精一年余,每日可达10次,甚至见色即滑,头晕失眠,曾延多医诊治,中西药杂投。病历所载,不外乎谷维素及金锁固精丸等涩精补肾之品。病情有增无减,苦脑至极,转诊於余。
证见:遗精频作,头晕目眩,口苦咽干,心烦失眠,小溲黄赤,略有涩痛,尿液混浊,舌质红、苔黄腻、脉呈滑象
辨证:湿热下注、扰动精室,阴虚阳亢、心肾不交。
诊断:遗精。
治法:清利湿热,交通心肾。
处方:猪苓10g,赤茯苓10g,茵陈10g,泽泻10g,苍术6g,黄柏12g,川萆薢10g,生薏苡仁15g,生牡蛎15g,赤小豆15g,夜交藤15g,菖蒲10g,通草6g,甘草梢6g。
二诊(9月25日);上药服5剂后,遗精次数减少一半,舌苔转为薄黄,小便涩痛及混浊亦减轻。患者信心大增,已能入眠。唯头晕目眩咽干如前。证属湿热渐退,阴精未复,宜滋养肝肾之阴。但只可清补,以防滋腻恋邪,前功尽弃。
方药如下:赤茯苓10g,川萆薢10g,生牡蛎15g,菖蒲10g,生薏苡仁15g,知母10g,盐炒黄柏10g,黑玄参10g,白蒺藜10g,女贞子15g,旱莲草15g。
三诊(10月6)日:上方连进10剂后,遗精已止,余症也随之而除。嘱服六味地黄丸三盒,并注意调养精神,多参加体育活动,戒烟酒,忌肥甘辛燥食物以巩固疗效。经随访,遗精迄今未复发。
按:遗精有虚实之分。本案属下焦湿热,扰动精室所致。前医投以补肾固涩之品,徒增湿热之邪,无异闭门留寇,故使病程迁延,久治不愈。此时虽有阴精亏损之症亦不可纯补更忌温涩,当先清利湿热,待邪去大半,方可以清补。因辨证立法恰中病情,又分阶段以动态的观点运用攻补之法,因而收到较好的疗效。

遗精的中医治疗医案二

何XX,男,19岁。1984年3月2日初诊。主证:近几个月多在梦中遗精,不能自主,伴头晕目眩,心中烦热,体倦乏力,口淡无味,小便黄赤,舌红、少津,脉弦数。
辨证:阴虚火旺,扰乱精室,神摇精泄。
治则:滋阴降火,佐以涩精固肾。
方药:六味地黄丸加减。
熟地15g,山萸肉10g,山药10g,茯苓10g,丹皮10g,泽泻10g,知母10g,黄柏10g,牡蛎10g,龙骨10g,甘草10g,白果仁3g。五剂。
复诊(3月10)日:诸症有所减轻。上方加杞果10g,五剂。
再诊(3月15日):遗精次数减少,以上方去知母,黄柏、龙牡、白果,加木通10g,再进五剂。
3月22号:病已去之八九,瞩其不再服药,用韭菜子炒200g,每次40g,每天一次。病痊愈。

结语:遗精的治疗,主要是滋阴降火,交通心肾,清化湿热与补肾涩精。本病虽然与肾至关紧要,但与心、肝、脾三脏有密切关系。大抵病初多以清泄相火为主合滋阴同用,不宜过早固涩,病程迁延,确属肾虚精关不固者,方可以益肾固精为主。对湿热下注者,则重在清化湿热。如,例二之遗精属阴虚火旺,故选用知柏地黄汤加减而收效。例一遗精日久有虚象,但以湿热内蕴为主,法当以清化湿热为先,不可先用固涩以免助湿生热,反增其病势。本案采用程氏萆薢分清饮加减,使湿热得清,精室安宁,遗精自愈。此外治疗本病尚须注意精神调养,消除杂念,清心寡欲,锻炼身体才能提高疗效,不能单纯依赖药物治疗。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