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神散加减治疗气阴两虚低热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曾某,女,36岁,本院医生。患者于1978年10月26日以支气管扩张咯血伴感染、低热住院,经西医对症处理,咯血历4日后止,但午后低热一直不退(37.5℃左右)。用多种抗生素治疗2月无效,体质进行性下降,经多种检查未见异常。经某医院内科多次会诊,最后诊断为功能性低热,确定停用抗生素,以中医治疗为主,请宋教授临证指导。追问病史,1960年曾患浸润型肺结核,经抗痨治疗半年而愈。1978年底X线摄片示钙化点。现症为低热、自汗、盗汗、纳呆、失眠、乏力、体弱易感冒、脉细舌淡。诊为内伤低热,然有阳虚与阴虚之辨。脾胃阳虚不能内敛,外越而呈低热,午后发热,乏力、自汗亦为阳虚见症;而患者盗汗、失眠等,又见阴分不足,如何兼顾?前医曾用青蒿鳖甲汤加减,养阴透热,服后呕吐、自汗转多;后改用黄芪建中汤合甘麦大枣汤加牡蛎2剂,甘温除热,自汗有减,但又口干。宋教授考虑到久虚不愈,诸药不应,尚有益胃、补胃两途,用甘淡养胃法,以期中气内敛则肌表之热自消,常用《证治准绳》类方之凝神散加减,常获良效。

人参
凝神散原方:人参钱半,白术钱半,茯苓钱半,山药钱半,生地黄五分,白扁豆五分,知母五分,淡竹叶五分,地骨皮五分,麦门冬五分。上作一服,水二钟,姜三片,红枣一枚,煎至一钟,食远服。

本例低热69天,历14诊,守此方加减计服56剂而愈。其间逢患者月经量多、汗出如雨,出现虚脱之势时,即以桂枝龙牡汤合生脉散及甘麦大枣汤化裁急以敛神固脱,得以化险为夷。另,此症如出现类归脾汤证时,可以归脾汤法善后。

——本文摘自《宋鹭冰60年疑难杂症治验录》一书

相关文章:

六味地黄丸加味治疗阴虚血滞低热

低热的中医治疗方法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味治疗低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