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漏不止,饮食不进的治疗医案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壬戌年,渔梁巴云路翁尊堂,年六十有五,吃长斋。自正二十后微冒风寒,服药遂出汗,汗漏不止,潮热发火作泻,饮食不进。至三月终旬,计出汗六十余日矣。

时余为公讨逆,仆事在郡,邀往视之,见病人面上额上汗如水流,两鬓发上皆有汗滴下,两颊通红,唇紫,舌有断纹,呻吟不已,坐不安。诊其脉浮大无根。余谓:“此证非参莫救。”云路翁曰:“家母一分参也用不得。”余问:“何以知之?”答云:“远近先生药俱吃遍,俱云有火,用不得参,接某名医看过十余次,亦云有火。有一次云用参一分试试看,只用得一分参,仍有二分黄连,服下痰便涌起,睡不倒,用三个枕头靠到天明,此后再一厘也不敢用。”

余笑曰:“人参用一分,所以用不得,用数钱自然用得。用一分参,又用黄连,所以用不得,用数钱参,不用一丝凉药,自然用得。”彼以为戏谈,出从前诸先生方示余,约五十余纸,方内俱用黄连。惟某名医方最多,大都皆旋覆花、花粉、贝母、麦冬、百合、扁豆、谷芽、茯苓、黄连、浮麦之类,所增减出入,不过一二味,惟有一个方内,有人参一分,黄连二分。

余笑曰:“此即所云三个枕头靠到天明这一次也。”此后方惟加川连二分,约计服过二三十剂。余叹曰:“川连能止老人虚汗,此种学问不知从何处得来,余实不解,安有六十五岁老人,出汗六十余昼夜,不用人参而能医起之理?若云不用人参而能医起,请让名医,我实不能,若云服参有不安之处,有我在,我自担当。”其家勉从。余姑用参二钱,方上只写黄芪一钱,药内实撮有四五钱,余用当归、熟地各二钱,白芍、枣仁、柏子仁各一钱,甘草五分,五味子二十粒,加元眼四枚,共一大剂。令煎一大碗服,其家持药战栗。因余言激切,若迫之不得不服,只得备就香水梨、山楂汤,诸色解人参之物,待病人睡倒然后将药服下。

子媳同坐守床前,只待稍有不安之处,急以山楂汤、梨汁灌下以解之。病人服药后竟寂然,轻就榻,听之有鼾声,又坐守逾时,绝不闻呻吟声。又喜又虑,喜其得睡为安,又虑或有他故。坐候至四鼓,确是睡熟,始得放心。直至日高,病人方醒,云数十日来,未有昨夜得睡。摸身上汗,但微潮,而不似前番淋漓之多,面上火反退。忙将药渣煎服,随即入城复请诊视,实告以夜来疑虑之状。余复诊之,脉即稍平,沉分略有,两颊及唇红紫俱退。

余于前方,加参一钱,芪三钱,余皆同。连服三四剂,汗尽敛,日前痛苦呻吟诸病状悉无矣。云路翁始悟从前见许多虚病致死,必云不可用参者皆误也。病人又素有脾泄及崩漏之疾,余思脾泄者,脾虛也,崩漏亦系脾虚下陷于肾。于前方内去白芍、五味子、柏子仁,加升麻、柴胡、白术、肉桂、黑姜、阿胶、山萸,只用参一钱五分,调理十余剂,而十余年来两种痼疾一并俱愈。

——本文摘自《吴氏医验录全集》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