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感神经痉挛,腿痛,肌肉关节,筋脉俱痛的中医治疗医案

韦某某,女,29岁,四川名山县教师。1979年1月10日初诊。
自诉:1978年10月12日开始右腿痛,肌肉关节、筋脉俱痛,三日后疼痛加剧。经某医院治疗不效。现在右腿关节、筋脉、肌肉俱痛,不能站立,更不能行步。今年初右手食指抽筋,麻木,接着五个指头抽筋,右手腕、肘、臂拘挛弯曲,右颊随即抽动,头眩晕欲倒。开始时,每周只发一、二次,都在上午,现在发作日趋频繁,几乎每日发作一次,发作后极度疲累,每日如此,不堪其苦。经西医检查,诊断为交感神经痉挛。
检查:诊脉弦细沉弱,微有涩象,舌质淡无苔,右腿和右臂肌肉明显萎缩,小于左腿和左臂,仔细观察,右颊亦小于左颊。面色憔悴萎黄,精神委顿,语言无力,形瘦。
辨证:气虚血弱,经络瘀阻。
治法:补气益血,活血通络。
处方:自拟方

黄芪
(1)黄芪100克 当归12克 川芎10克 赤芍10克 桃仁10克 白芍30克 生地黄20克 木瓜10克 姜黄10克 蜈蚣3条 全蝎6克 甘草10克
二剂
(2)黄芪30克 当归15克 丹参15克 乳香15克 牛膝15克 续断15克 狗脊15克 木瓜15克 薏苡仁15克 白胶香15克 小白花蛇1条
上药共研细末,分为30份,每日早晚各服1份,白开水送下,并忌食辛辣香燥之物。
2月13日二诊:病人服上方汤剂十五剂,散剂二剂后,右臂痉挛、右腿疼痛均大大减轻,已能行走。平时已经不痛,只有打喷嚏时才痛。过去睡觉不敢睡痛侧,现在可以睡了,右臂痉挛只偶尔出现,但平时手指麻木,不灵活,屈伸不利,尤以大拇指为甚。现又感冒,喷嚏,流清涕,鼻塞,口苦,咽干,呕,不思饮食,脉浮弦,苔薄白,治当解表。
处方:
(1)苍耳散合小柴胡汤加味
苍耳子25克 辛夷10克 薄荷10克 白芷10克 柴胡15克 黄芩12克 潞党参10克 半夏10克 竹茹10克 甘草5克
(2)散剂方同前方,服法亦同。
4月22日三诊:病人在某医院刮官后,右臂痉挛及右腿痛复作,经治疗无效,仍来我处治疗。诊脉浮弦,苔黄厚腻,头昏,口苦咽干,微咳,右臂痉挛较前发作更为频繁,每日一至二次,右腿痛也较前更剧。此乃夹有表证,当先解表。表症解除后,仍用前法,汤剂、散剂并进,汤剂中之全蝎、蜈蚣另行研细和匀,每3条蜈蚣配用全蝎3克,分二次用药汤冲服,日服二次。右臂痉挛剧烈发作时,即刺合谷、曲池、肩髃,痉挛立即停止。5月21日病人右臂痉挛及右腿痛俱止,观察十天未见反复遂出院。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按: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气血亏损,则变生诸症。人之一身,总有薄弱环节,病变亦往往在薄弱环节出现。前贤经验,认为人之右侧主气,左侧主血,病者所患,皆在右侧,其气虚可知。问其平时饮食爱好,嗜食海椒,每餐必要,否则饮食难咽,而燥火伤阴之物以此为最。再结合脉症,知为气血亏损所致。前医所用中药,重在止痛,若不补气血,则无气以煦,无血以濡,疼痛与痉挛皆不可能停止。但若一味补气补血,而不活血通络,则补药反生呆滞之弊,不能发挥其应有效力。此所以补气益血之中,必须佐以活血通络也。临证以来,深感前医诊断及其处方用药,不论对病者有无效果,对自己皆有启发。

——本文摘自《中国当代中医专家临床经验荟萃 4 疑难杂病治验录》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