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厥的中医治疗医案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丙辰年八月,里中一女人,年三十二,忽尔倒仆无知,口流涎沫,胸仰,目睛上窜,厥冷,手足抽掣,症状如痫如痉,救醒后一二时,又复如是。醒时自云,适才死去,见某人某人,某人则恨我何事,某人则骂我何语,盖皆既死之人也。未几又复如是,如是者五日,每一昼夜,发五六次,饮食不进,亦不能卧倒。

初延医视之,认定是痰,用利痰之药不效。次日更一医,云是风,用天麻、僵蚕、钩藤、秦艽、防风等药不效。又更一医,云是火,用芩、连、花粉、山栀、贝母之类,更剧。第四日又更一医,云此乃血虚之故,血虚不能养筋,故筋脉抽掣,非痰非火非风也。咸服其高见,谓此理确不可易矣。服养血药两日,究亦不效。举家及邻人俱谓鬼祟作祸,非药可疗。至第六日,始邀余往诊视,六脉和平,正如无病脉更奇,心窃异之。不滑不浮不洪数,又并不涩,则所谓痰也、风也、火也、血虚也,举非是矣。细一探讨,惟右关脉稍沉滞,按之有力。余思此岂得之伤食乎?因问:“病起之先,可曾食冷物否?”旁人答云:“病发之前一日,曾食一冷粽。”又问:“仍食何物?”云:“下午时吃北瓜索面亦冷了。”余曰:“是矣,此食厥也。”遂用厚朴、枳壳、枳实、陈皮、半夏、木香、砂仁、草果、煨姜一大剂。服下觉胸前气顺,是日遂不复发,晚间亦能卧。次早觉胸前高起一块,扪之甚痛。余曰:“此食积方现耳。”仍令照前药再服一剂。次早高处亦平,痛亦减十之六七。仍照前药,倍炮姜,加大黄少许。微利一二行,胸腹泰然,诸症顿失。

可见凡治病,须得病情。欲得病情,必须审脉。如此证极能惊人,审得病情,不过消导药一剂立效,再剂顿愈,易如拾芥,何其轻快也!然非从脉上审辨,不但猜痰、猜风、猜火、猜血虚,再猜百十件,亦猜不到食上。每见医人诊脉时、手指一搭便起,果遂已审脉无差,神异若此乎?是未敢信也。

——本文摘自《吴氏医案录全集》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