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气郁结,肝木犯胃的中医治疗医案

  • A+
所属分类:中医医案

许xx,女,38岁,农民。1964年5月2日诊。

近一个月来发现上腹有一较硬肿块,触之疼痛。五天前曾发烧,尿色红。经治疗热退,尿变淡黄,前天心前区突发剧痛,难以忍受,疼时向脊背放射,约一小时疼痛缓解,如此发作,一日三次,缓解后全身不适,恶心呕吐,不能进食,食而即吐,大便溏,每日一次。今日来医院途中,疼痛复作,较前两天发作为重,疼时呕吐黄色酸水。

检查:体温36.1℃,痛苦面容,两眼窝轻度下陷。腹部平软,肝下界在右肋下三横指处触及,质较硬。剑突下突起,边界不清,拒按,脐右上侧约有5x5cm大小、边界不清之包块,固定,压疼明显。肠鸣音存在。实验室检查:肝功能、尿三胆均正常。腹部X线透视:右上腹约有5x7cm密度增高之阴影。舌质红、苔薄白而腻,脉沉弦无力。

辨证:肝气郁结,肝木犯胃。

治则:舒肝活瘀,理血行气。

处方:当归12g,白芍15g,五灵脂10g,郁金10g,鸡内金10g,青皮10g,香附12g,藿香10g,广木香3g,半夏10g,川朴10g,川楝子10g,砂仁10g。三剂。水煎服。

二诊:上方连服三剂疼止,精神好转,食欲增加,但大便仍溏,每日一次,其它无殊。前方去当归、青皮、川棟子。加谷芽12g,茯苓12g,陈皮10g。连服九剂,全身症状和腹部肿块消失,触及无疼感,食欲增加,大便正常,痊愈出院。

按:肝藏血,主疏泄调达,相反而成肝气郁结,则气机阻滞不通,血行受阻,脉络受伤而成瘀,则为积,则肿则痛。上篇肝区疼痛,气机不畅的治疗医案中的患者原患肝气郁滞(慢性肝炎),气机不畅,而成气滞血瘀,但不戒慎,复食大量辛辣和饮酒,损伤脾胃,运化失健,水谷之精不布,湿浊凝聚。况且辛辣助热上蒸,饮酒助湿化热,两热相合,热邪弛张,与肝血搏结,脉络受伤,血行受阻,而瘀更甚,瘀甚则肝肿大而疼痛。本例系女性,素有情志不畅,而致肝气郁结,多次发作,未得到彻底治疗,延至月余,则为肝血瘀滞,造成肝肿大而为积,前例用自拟舒肝活瘀复肝汤,药证相印,效若桴鼓。方中当归活血以行血中之滞,并可畅血脉之生机;白芍、白术以调肝脾,平缓急;郁金、乳香、鸡内金以活瘀止疼,使瘀散血通,肿消;青皮、川朴、木香以行其气机,促使气行、血活、瘀通、散热;焦山楂、谷芽、豆蔻仁以醒脾和中化湿。二例在原方的基础上加川棟子、五灵脂、香附以理血气而止疼;藿香、半夏、砂仁化湿浊以启牌。诸药相伍,以奏全效。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