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枣仁汤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经方论治

【酸枣仁汤组成】

酸枣仁(碎)25g 茯苓6g 知母8g 川芎6g 甘草3g

酸枣仁

【酸枣仁汤方歌】

酸枣仁汤治失眠,川穹知草茯苓煎,养血除烦清虚热,安然入睡梦香甜。

【酸枣仁汤方解】

本方证皆由肝血不足,阴虚内热而致。肝藏血,血舍魂;心藏神,血养心。肝血不足,则魂不守舍;心失所养,加之阴虚生内热,虚热内扰,故虚烦失眠、心悸不安。血虚无以荣润于上,每多伴见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乃血虚肝旺之征。治宜养血以安神,清热以除烦。方中重用酸枣仁为君,以其甘酸质润,入心、肝之经,养血补肝,宁心安神。茯苓宁心安神;知母苦寒质润,滋阴润燥,清热除烦,共为臣药。与君药相伍,以助安神除烦之功。佐以川芎之辛散,调肝血而疏肝气,与大量之酸枣仁相伍,辛散与酸收并用,补血与行血结合,具有养血调肝之妙。甘草和中缓急,调和诸药为使。
配伍特点
诸药相伍,标本兼治,养中兼清,补中有行,共奏养血安神、清热除烦之效。
运用
本方是治心肝血虚而致虚烦失眠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虚烦失眠,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为辨证要点。
加减化裁
血虚甚而头目眩晕重者,加当归;白芍、枸杞子增强养血补肝之功;虚火重而咽干口燥甚者,加麦冬、生地黄以养阴清热;若寐而易惊,加龙齿、珍珠母镇惊安神;兼见盗汗,加五味子、牡蛎安神敛汗。

【酸枣仁汤主治】

虚烦不眠证。失眠心悸,虚烦不安,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

【酸枣仁汤医案】

某男,27岁,1967年秋初诊。其母代诉:十几年来,患者不断在夜晚入睡之后,突然起床,不论冬夏都穿好衣服鞋袜,不言不语,也不开灯,便下床活动。有时出门挑满水缸,有时擦擦桌椅。别人叫他,他也不答。10~20 分钟后,他又脱衣而睡。次日问他,他说未曾起床。曾诊为梦游症。患者自诉,除感经常头晕,有时心烦外,别无不适。但察其神色似有萎靡,表情略呈淡漠,寡语少言,目光无神,从无癫痫发作及癔病史,历经治疗效果不著。舌边、舌尖红而少苔,脉细弦而稍数。辨证属肝阴不足,肾气上逆,火扰心神,伤阴生痰,以致魂不随神而动。治当养血安神,清热祛痰。方以酸枣仁汤加减:炒枣仁30g、柏子仁15g、合欢皮12g、夜交藤12g、川芎10g、知母12g、茯神12g、生龙骨12g、生牡蛎12g、朱砂末1.5g,分两次冲水煎服。5剂后,症脉似无改变,又5剂,嘱其家人细为观察。此10剂后,自述头晕、心烦大减。其母说,夜仍起床活动,但不外出。仍以原方稍变用量,续给5剂。服药后,据称已不每夜起床活动,但过两至三夜仍犯一次。不过时间似短、活动亦少。嘱将上方连服半月,再来复诊。又诊称:经细观察,近一周来,再未犯病,精神较前亦佳,有时还主动找人说话。遂嘱可间日服药1剂,继服10余剂,以巩固疗效。翌年夏季,其母告知患者已10个月有余末再复犯。 (摘自《临证录》)

【医案分析】

本案梦游,仍从心、肝考虑。据其“经常头晕,有时心烦....舌边、舌尖红而少苔,脉细弦而稍数”,肝阴虚的可能性最大,致肝不藏魂。可养肝阴退虚火,加安神与开窍并举(从“别人叫他,他也不答”的特点,笔者觉得应该开窍醒神),用酸枣仁汤加减。

作者以本方,用柏子仁、合欢皮、夜交藤、生龙牡、朱砂加强安神作用,朱砂尚可清心火(舌尖红)。10 剂后,头晕、心烦大减。15剂后,夜游次数亦减。看得出,头晕、心烦与夜游主症是直接关联的,本怪病总算还不至于无证可辨的尴尬境地。后来乘胜追击(本案以补为主,故可大胆追击),又10剂竟完愈,不能不叹其神技。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中关于酸枣仁汤的论述

酸枣仁汤

主证分析

肝血不足,虚热内扰。证型和天王补心丹不同。它是心肾阴虚火旺,是肝血不足。

  • 失眠,头目眩晕─血不养心,肝血不足。
  • 心烦,咽干口燥─虚热内扰。
  • 盗汗─虚热迫津外泄。
  • 脉细弦─血虚肝旺。

造成肝的阴血不足,可以有虚热,一般临床,酸枣仁汤证,虚热不重,都提到一些虚热,但不重。肝血不足,不能涵养心神,不能涵养心体,所以心悸、失眠,往往伴随头目眩晕。头目眩晕是由于肝血不足。肝血不能上荣头面。我们说过心血虚,侧重可以引起心悸,面白无华,脉细,心血虚直接涉及到心主血这个表现。肝血虚,涉及到头晕目眩,视物昏花,月经方面病变。血虚,心肝血虚两方面。现在肝血不足,不能涵养心神,心血还是由肝所藏之血而来。所以它是肝血不足,造成血不养心,心神不安这样一个过程。有一定虚热反应的,就是有一点咽干口燥,可以有心烦。虚热迫津外泄可以盗汗,相比阴虚引起虚热迫津外泄,补心丹证还更多见,它有明显的阴虚。可以有潮热、盗汗。酸枣仁汤相比,这方面不如补心丹证突出。脉细,或脉弦,都反映了血虚。肝血不足的表现。从主治证候的分析,肝血不足侧重是血不养心,这种失眠的内热有,比较轻微。虽然潮热、盗汗、遗精,这类表现,补心丹证重,而酸枣仁汤主要反应以一般血虚见证比较突出。

治法

养血安神,清热除烦。

清热力量较小,不像天王补心丹,凉血、养阴、清热的大队药物,全方较凉;而酸枣仁汤清热力量较为缓和,这里边主要就是有一点知母清心除烦。以养血安神为主的。

方解

酸枣仁(炒) 养肝血,酸收,收敛安神
茯苓
知母 清心除烦
川芎 活血调血
佐使 甘草 调和药性,保护脾胃

酸枣仁多用炒的,因为生的说它还治胆热好眠,但这个也有争论,有的说生的也可以,但传统习惯上用炒酸枣仁。它养肝血,归心肝经;又有酸收特点。可以收敛安神。是个常用滋养安神药。疗效确凿的。

茯苓,这方里可以用茯神,因为这个方《金匮要略》的,当时都叫茯苓,没有分茯神。实际上茯苓、茯苓皮、茯神、茯神末,四个部位不同了。

用知母清心,清热除烦,热邪并不重。川芎辛温,偏温。这个方应该说是寒温并用的,寒性不突出,川芎活血,养血基础上有活血作用,带有调血特点。所以有的人说这个方,枣仁、川芎结合,还有很好的调肝作用。既养血又活血。都入肝经。甘草调和药性,保护脾胃。知母苦寒,容易伤脾胃。

配伍特点

标本兼顾,养中兼清,补中有行。

标本兼顾,本,是由于肝血不足,标,它可以阴血不足,可以有一点虚热,较轻。从养血安神来治本。养中兼清,养肝血为主,补中有行,指的川芎。从配伍特点来看,全方是比较平和的。虚热若重了,说明不是个肝血不足,说明是阴血不足,阴虚产生虚热,那要考虑再结合兼证,考虑天王补心丹了。

这两个方临床运用很重要是这个方面区别。病位不同。一个心肝同病,一个心肾同病。所以心肝同病强调它肝血不能上荣头目,头晕目眩,视物昏花,这一方面肝血不足的表现。心肾反应心肾阴虚以后,阴虚火旺,才有潮热、盗汗、遗精这些。甚至于口舌生疮,大便干结,虚火旺。所以火热较重,酸枣仁汤不合适。这是这两个汤运用的一个比较。

酸枣仁 天王补心丹
心肝同病 心肾同病
肝血不能上荣头目,头晕目眩,视物昏花枣仁 阴虚火旺,潮热、盗汗、遗精,甚至于口舌生疮,大便干结,虚火旺

运用

辨证要点

虚烦失眠,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细弦。是肝血不足,虚热不甚,热像不突出,之失眠常用方。我们使用的时候也不多,不是主要考虑它的虚热特点。因为这个方清热力量不强,是寒温并用的。

随证加减

  • 虚热甚:加生地、麦冬。(清热,刚才说这方清热力很小)
  • 盗汗:加五味子,牡蛎。(盗汗说明虚热迫津外泄,结合收涩,五味子,牡蛎都益阴生津,止汗收敛)
  • 寐而易惊:加龙齿、珍珠母。(心神不安除了有失眠,如用于容易惊醒,要结合一点镇心安神中比较副作用小的,龙齿、珍珠母比朱砂、磁石温和)
  • 血虚甚:加当归、龙眼肉、白芍、枸杞子(结合类似归脾汤类的,养心安神养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