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汤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经方论治

【桃花汤组成】

赤石脂60g 干姜15g 粳米50g

赤石脂

【桃花汤方歌】

桃花汤中赤石脂,干姜粳米共用之,虚寒下痢便脓血,温涩止痢服之宜。

【桃花汤方解】

本方主治虚寒血痢证,其病机核心为脾肾虚寒,寒湿阻滞,损伤肠络,失于固摄,故拟温中散寒、涩肠止痢为治法。方中赤石脂温涩固脱以止痢,为君药;干姜大辛大热,温中祛寒,合赤石脂温中涩肠,止血止痢,为臣药;粳米养胃和中,助赤石脂、干姜以厚肠胃,为佐药。
配伍特点
诸药合用,共奏温中散寒、涩肠止痢之功。
运用
本方常用于脾阳虚衰,肠失固摄之证。临床以久痢不愈,腹痛喜温喜按,舌淡苔白,脉迟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化裁
若阳虚阴寒较盛者,加附子、肉桂温肾暖脾以散阴寒;腹痛甚者,加当归、白芍养血柔肝以止痛;久泻渭脱不禁者,加党参、煨肉豆蔻以益气涩肠固脱。
禁忌
热痢便脓血,里急后重,肛门灼热者,禁用本方。

【桃花汤主治】

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

【桃花汤医案】

女,52 岁,1999年5月2日就诊。患者10天前因天气炎热贪食冷饮致腹痛腹泻,排脓血大便,日10余次,伴里急后重。当地卫生院诊为“急性重型细菌性痢疾”,庆大霉素等西药未效,且诸症渐增,求服中药。症见:腹痛,痢下红色黏液便,昼夜近20次,赤多白少,肛门有坠迫感。身热口干,头晕乏力,不思饮食,小便少,形体消瘦,精神萎靡,面色无华,口唇干燥。舌红苔薄白而干,四肢微温,脉虚数。查体温39°C,下腹部明显压痛,肠鸣音亢进。大便为红色、质稀、有黏液。患者50余岁,脾肾阳虚,贪食冷饮而发病,此乃寒邪直犯少阴,当属少阴下痢。由于阴寒较盛,逼迫虚阳浮越于外,故身热;而口渴、肛门坠痛、虚坐努责等,乃泻下无度,津伤气虚之故。于是遵仲景“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投桃花汤加味,温涩固下。方药:赤石脂20g,干姜6g,五味子12g,罂粟壳、肉豆蔻各10g,粳米30g(包),先予一剂,日分三煎。另用红参30g,煎汁频服。诉服二煎后,大便次数已减,日间近10次,质已稍稠,腹痛及肛门坠痛亦大减。口渴及精神较昨夜大有好转。嘱服完第三煎。知当晚后来又大便3~4次,便质软,肛门坠迫已愈大半。现口微渴,身热退(体温37.6 °C),舌红,苔薄白,脉细。药已对症,效不更方,继用上方去罂粟壳,加山药15g,再进一剂,仍作三煎。5月6日诊察:患者热退神爽(体温37.1 °C),今晨食米粥一两。大便已成形,腹痛及肛门坠痛感告失,惟觉疲乏。改投理中汤加减,以巩固疗效,服药4剂治愈,后随访未见复发。 (摘自《湖北中医杂志》)

【医案分析】

因“贪食冷饮”而致病,不能就说是寒证,因为寒郁还有化热可能,任何时候都应该严格依据当下症状群来辨证,起因可以作为一个参考。“腹痛,痢下红色黏液便,昼夜近20次,赤多白少,肛门有坠迫感”,从辨病角度看,说它是痢疾是毫无疑问的。痢有虚有实,患者急性起病,初次罹患,实证的可能性似乎最大,“身热....舌红.....脉数”,似属湿热痢。

但稍有疑点的是,苔丝毫不黄腻。另外,体温虽高达39°C,却并不自觉恶热,扪之也不烫手,一点都不像湿热的烦闷、身热不扬、午后潮热等。大泻脱液(口干...小便少,形体消瘦.....口唇干燥)后,湿热痢最多会造成脉细数,而不应是虚数无力之脉。这一系列的疑点都让人不敢遽下结论,妄投方药。会是真寒假热吗?那舌象多是淡胖的啊?真寒假热还经常出现身热烦躁不安或面红如妆的啊?这些患者都没有。

作者的判断是:“患者50余岁,脾肾阳虚,贪食冷饮而发病,此乃寒邪直犯少阴,当属少阴下痢”,看来作者已获得了该患以前的体质资料——脾肾阳虚,这次寒体复又得寒,致阴寒太盛,阳伤外浮。在凭现症得出的结论左右矛盾时,回头重点考虑病人的体质和起因来进行推测,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作者虽知有少阴虚寒下痢脓血一-说,但病情危重又难明,实无确切把握,故仅先予温固的桃花汤加味方一剂以试之(真正的温药仅用了6g的干姜,恐怕是因为对寒热定性无十分把握),且服至第一剂药的二煎时即亲往察问,这很值得我们学习。发现服药对证,不管是症状还是病人的自我感觉(尤其是病人自我感觉更为重要),都在明显好转的情况下,又试一剂,即获大效,泄泻已止。信心遂较为坚定,改用平和的温补脾阳之剂——理中汤,4剂而痊,令人叹为观止。原症“头晕乏力,不思饮食......形体消瘦,精神萎靡,面色无华”,脾虚表现确实也很明显。不管为主为次,泻总不能完全与脾脱离干系,何况重泻。

本案治疗前后的所有用药,似乎都不是明确地往肾阳上靠(可是作者又明确地提到“少阴”),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难道单纯的脾阳虚也能够发生格阳的现象?肾阳不是一身之阳的根本吗?从全案来看,它的“格阳”还真与典型的格阳证不甚相同,极易误判,笔者在第二段话中也讲述了自己的彷徨。这是很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地方。当然,我们还有些好手段没用上。如果是自己碰到这样的病人,可以从他喝水的冷热喜好(最好用的指征)、小便颜色、是否拒厚衣被等,能更准确的作出判断。顺便提一句,赤石脂在《本经》中有“......泄利,肠癖脓血.....下血,赤白”的描述。桃花汤与真人养脏汤均能治脾肾阳虚久泻,而见脓血者却独宜桃花汤,原因可能就在于赤石脂的作用上。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