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泻心汤原文,组成,立方意义,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经方论治

半夏泻心汤证,症状较急迫者,加甘草量。——《伤寒论》、《金匮》名

【组成】半夏11克,甘草7克,黄芩、干姜、大枣各5.5克,黄连1.8克(人参5克)。煎法、用法同前。

按:伤寒论方中无人参,注家有谓,系因人参增气,故去之。原注:臣亿等,谓半夏、生姜、甘草,泻心三方,皆本于理中,其方必各有人参,今甘草泻心汤无者,脱落之也,今阅《总病论》、《活人书》,本方皆有人参。《医垒元戎》:伊尹甘草泻心汤(即本方)亦有人参,日本医籍从之,本编亦从之。

【症状表现】伤寒论,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鞭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逆,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热结,但以胃中客气上逆,故使硬也,甘草泻心汤主之。

《金匮》: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而不欲饮食,恶闻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则声嗄,甘草泻心汤主之。

编者按:唐宗海补注:惑是蜮字之误,诗注,蜮,短狐,含沙射人影,则痛,汤本氏谓,是述肠胃性神经证之证治也,章巨膺谓,是属急性热病。《干金方》云:狐惑,由温毒使然也。尤在泾谓,即巢氏病源之䘌病。《金鉴》则谓狐惑,牙疳,下疳等疮之古名,下疳即狐,牙疳即惑。又云,此病有虫,故外用苦参汤、雄黄散(见本条文下)解毒杀虫,尚属有理,内用甘草泻心汤必传写之误也云云。就我个人观之,此说殊不正确,当以千金及章氏所说为合,汤本氏所言,则系因温热而引起之神经症状也,亦属热性病之范畴中,我辈须领会之。

补充:有吐涎,短气、心烦,及神经恍惚等证。

按:章氏《内科学撮要》,谓狐惑病如伤寒,是属急性热病,而以咽喉或前后二阴之腐烂为主.....此说极正确可信,我则谓乍赤、乍黑、乍白证状,则系属于神经性感动表现,本方亦得治之也。

【立方意义】本方证亦由误下后,客热内陷,而致心下痞满,胃肠虚弱,干呕下痢等证,兹于半夏泻心汤中,加甘草以缓之(人参以补之);别则由姜夏降逆止呕;黄芩消炎,除痞;尤其借重黄连解毒、泻火、健胃,除烦而止呕痢;更有大枣,为之滋养和润,则痞满消,胃肠健,心烦呕、痢均止矣。至于用治狐惑病,亦因具有清热、燥湿、解毒、健胃,且有杀虫之能也。

【治疗范围】以半夏泻心汤证而有心烦不安。

【诸家经验谈】《生生堂治验》:近江大津人某,来云,小女年方十六,有奇疾,每夜子首,待家人熟睡后,窍起跳舞,其舞也,俏妙闲雅,宛似艺妓,至寅尾,罢而就寝。余间窥之,每夜异曲,从曲之变,而奇也不可名状。日中动作无异于常。亦不知其故,告之则愕然,竟怪而不信,不知是鬼所凭耶?抑狐所惑耶?闻先生善奇疾,幸来诊之。先生应曰,此证盖有之,所谓狐惑病也,诊之果然,与甘草泻心汤不数日,夜舞自止。

又:闻大津一妇人,有奇疾,初妇人不知猫在柜中,误盖之,二三日后,开之,猫饥甚,瞋目,吓且走,妇人大惊,遂以成疾,号呼卧起,其状如猫,清水某者,师友也,乃效先生方,与甘草泻心汤治之。

求真氏:前者为梦游病,后者为凭依证,然皆以本方而取效,古方之微妙,有出于天授之观,西医家以为何如?

《麻疹一哈》:青山次郎大夫之妻,年可二十,伤寒愈后,十四五日发热三四日,疹子欲出不出,心下痞鞭,烦躁,不得卧,下利日二三行,因作甘草泻心汤使服之,明日大汗,疹子皆出,诸证自安,疹收,健食如常。。

按:病有热盛于内,耗其津液而汗不出者,增其津液,清其内热,则汗自出,有热结于里,三焦壅闭,而汗不出者,攻其热结,则表里疏通,汗亦自出。余曾治一姚生,患伤寒,身热无汗,心下痞,按之痛,烦闷不食,大便二日未行,脉数,舌薄黄苔,为拟千金陷胸汤(大黄、黄连、甘草、瓜蒌)加连翘,其时医者与其娣,见有大黄一味,疑之曰:身热无汗,服大黄,恐致热邪内陷,请改之。为告之曰:患者先因大便不通,服轻粉剂,已使邪热内陷,从陷而反上浮,结于胸中,成小结胸证状,其热,非表邪之比,今以大黄黄连泻心汤消其热痞;甘草解毒缓急;瓜蒌润燥开结;更以连翘,散热解结,且能发汗,与柴胡同功,况黄连、大黄同用,必不致泄泻,可无虑,试服一观之,何如?相约次日往诊,患者诉服药后,身汗热退,并出软便少许,能吸稀粥矣,改服滋阴清胃之小方,二帖痊愈。

《橘窗书影》:福地佐兵卫妻,年二十五六,产后数月,下利不止,心下痞鞭,饮食不进,口糜烂,两眼赤肿,脉虚数,羸瘦甚。乃与甘草泻心汤服数十日,下痢止,诸证全愈。《方函口诀》亦云,用于产后口糜泻,有奇效。《汉方治疗各论》云,加茯苓3克有效,《求真》云:是《张氏医通》所谓口糜泻也,余用甘草泻心汤,屡奏奇效。盖本于《金匮》狐惑条,与《伤寒论》下利条也,世医用他方,多误治者。

《温知医谈》:甘草泻心汤治走马牙疳,特有奇验,王慎轩氏云,小儿走马牙疳,有效经方,即甘草泻心汤。

唐宗海:予视狐惑证,胸腹痞满者,投此立效,可知仲景方,无不贯通,真神方也。

山田业广:曾治旧松浦侯之留守居新添仆役,四五日许,夜间卒昏冒,其状如癫痫而吐沫,或以为痫,或以为蛔,诸治无效,一年余,乞余治,投甘草泻心汤,一次不发。

【诸家绪论】《类聚方广义》:慢惊风,有宜此方者。

《证治摘要》:此方证,以雷鸣为准,若无雷鸣,谷不和,下利者,四逆等之所主也。

又:不寐,龟井氏用甘草泻心汤。

【凭证使用】神经系病,舞蹈病,胃肠病,口糜泻,癲痫,小儿慢惊风,走马牙疳等。

——本文摘自《经方随证应用法》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