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菌性肠炎,长期慢性腹泻的中医治疗经验

彭某,男,62岁,内江地委干部。初诊:1982年3月12日。1981年夏天因抗洪救灾,冒暑受湿,复加感冒,开始腹泻,使用多种抗生素,病情稍缓,但转为长期慢性腹泻。9月入某医大附院住院治疗,大便仍每日2~4次,溏稀黏涎,经20余次大便培养,多显示酵母菌、白色念珠菌和革兰阴性杆菌生长,临床诊断为霉菌性肠炎,曾先后使用制菌霉素、克霉唑、红霉素,大便一直溏稀,带多量黏液。该院会诊,认为西药不宜继续使用,故停药延请中医诊治。初诊时见病员形体虚胖,面色晦黄,少气懒言,大便每日2~3行,频觉少腹及肛门下坠,无疼痛、灼热及脓血,便后涎沫黏液甚多,食少,脘腹时胀,口淡无味,舌淡、苔白黄腻干,脉缓无力。证因夏伤暑湿,湿热蕴积,泄泻日久,中气受损,正虚邪恋,缠绵难愈,拟补中清肠之法治之。

升麻

红参4.5g 太子参24g 焦白术10g 茯苓12g 地榆18g 升麻6g 黄连4.5g 秦皮10g 枳壳10g 白头翁15g 甘草4.5g

意在用四君子汤固护中气,升麻、枳壳升发脾气而除后重下坠,合秦皮、黄连、地榆、白头翁清湿热、解蕴毒。

二诊:3月18日。服药4剂,仅腹胀、气短和下坠稍减,便溏稀如前,黏液仍多,脉象虚缓。病无明显进退,再继前法,加重升阳益胃之品。

升麻6g 柴胡10g 潞党参24g 黄芪18g 焦白术15g 陈皮6g 法夏6g 防风6g 枳壳10g 黄连3g 神曲10g 白头翁10g 甘草6g

三诊:3月24日。服前方4剂,大便每日仅1次,仍溏稀黏涎如涕,涂片和培养仍为霉菌生长,口淡无味,四肢清冷,纳食不香,心悸短气亦较明显。潜思此证正气倍伤,气虚不运,下陷而泄,黏涎肠垢已非湿毒,再从湿热清利殊有未妥。乃从前法中撤去清利苦重之味,纳入补脾固肾、升阳益胃之品,从脾肾两虚调治,以补中益气汤合四神丸加味。

升麻6g 柴胡10g 太子参24g 黄芪24g 焦白术15g 茯苓10g 陈皮10g 法夏10g 羌活6g 防风6g 枳壳10g 肉豆蔻10g 吴茱萸4.5g

四诊:3月30日。病员服后感觉良好,连进6剂,大便每日1次,成形,腹胀和下坠感消除,黏液已极少,四末温和,精神饮食俱增。腻苔渐化,脉尚不充。再于前方中加炮姜10g,续服8剂,诸症均失,大便一直正常。该院连续检查大便,已全无霉菌生长。后予补中益气丸作为善后巩固,于4月中旬康复出院。

——本文摘自《宋鹭冰60年疑难杂症治验录》一书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