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风散的功效与作用,消风散的组方思路与灵活运用

  • A+
所属分类:中药良方

在众多的消风散同名方中,明代的医学大家陈实功所著的《外科正宗》里的消风散较为有名。本方由当归、生地、防风、蝉蜕、知母、苦参、胡麻仁、荆芥、苍术、牛蒡子、石膏、甘草、木通组成,功用是疏风养血、清热除湿,主治风疹、湿疹。

以湿疹为例,该病的典型经过是皮肤局部出现丘疹、红斑、水泡或脓疱,伴随瘙痒;经过搔抓,出现抓痕、皮肤破溃,伴随流血、渗液;继而结痂,痂皮脱落,皮肤粗糙增厚、干燥、脱屑。全程伴随瘙痒,且反复发作,缠绵难愈。从中医病因学角度可以把其全过程的病因概括为风(痒)、热(红斑、脓疱)、血(红斑、流血)、湿(水泡,渗液、缠绵难愈)、燥(皮肤粗糙增厚、干燥、脱屑)。这些病因或者联合、或者单独出现,交替反复,构成疾病的不同时期。

对此,中医处方法可以给出对应的治法,即疏风祛风、清热凉血、祛湿、润燥。陈实功创立的消风散中,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疏风止痒兼清表热;配伍石膏、知母清热泻火,配伍生地清热凉血;苍术芳香化湿,苦参清热燥湿止痒,木通清热利湿;当归、胡麻仁养血润燥。

本方全面考虑到一般瘙痒类的皮肤病的自然进程和演变规律,针对各个环节设计了治法,选取行之有效的药物,故而收效优良。本方的多种治法没有相害之处,故可以一方同纳,可以运用于湿疹的多个时期。即使是祛湿和润燥这一对治法表面看来相反,但环节完全不同,润燥是通过养血实现的,而养血是可以祛风止痒的。即使如此,临床运用的时候加以变通仍是非常重要的。

本方一出,大受欢迎,风头盖过《和剂局方》、《普济方》等方书中收录的大量的消风散。从《和剂局方》的消风散后,众多的消风散皆以其为蓝本,将疏风止痒法加以发挥,并无创新之处。其制方的理论源泉直接来自于内经“风邪客于肌中”这一关于“痒”的成因的基本理论。但陈实功没有囿于这种学说。陈实功是可以与华佗比肩的大医学家,尤其长于外科,实践和理论都属一流。在创编此方时,他考虑了风疹、湿疹类疾病的成因的复杂性,组方更为全面、完备。

除上述分析外,本方还考虑到了其他相关因素。首先从病位和脏腑的关系来看,发生部位在皮肤,与五脏相关的就是肺,所以中医的皮肤病多从肺治;内经又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因而与心也有关,因为心主血,有“血虚生风”之说,有“养血熄风”、“血行风自灭”之说;心属火,火能生风,因此清心热也是主要的治法选项之一。其次从病因和方剂的立法用药来看,风、热、血、湿、燥,虚实皆有涉及,但其中风是主要的。因为在本类疾病中,最为突出、同时也是贯穿始终的症状是“痒”,恰恰《内经》认为“痒”属于风,所以疏风熄风之法几乎成为止痒的首选治法。本方考虑和运用了疏散祛风、养血熄风、祛风胜湿等多种祛风法,因此既可以运用于实证,又可运用于虚证。通过对本方制方原理的分析来看,足可见创制者之良苦用心,而皮肤科的中医理论及其运用,也远非有些人想像的那样简单。

  研发前景

现代研究反复证实本方有广泛的抗炎和免疫调节作用。其机制十分复杂,包括降低白细胞数量和细胞因子水平,从而抑制Ⅳ型超敏反应及肥大细胞脱颗粒,达到抗变态反应的目的;并能通过多种途径减少白三烯的产生,以缓解迟发相变态反应。

本方现代广泛用于治疗荨麻疹、湿疹以及多种过敏相关的皮炎(如虫咬皮炎、接触性皮炎、药物性皮炎、神经性皮炎)等属风湿病患者。

从临床运用来看,本方和防风通圣散(丸)的主治覆盖面非常相似。防风通圣散的运用已经深入人心,销售量很大。按照本方配伍生产的消风止痒颗粒是现代新剂型,其功效应与传统散剂一致。本方无论是传统剂型还是现代制剂,其生产、销售都有极大的空间。

活用消风散,体悟中医组方之妙

作者 田耿

老师们常说,我们学《伤寒》、学《金匮》,学方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学习医圣的组方思路。我们中医组方有君臣佐使的概念,每当讲到君臣佐使,很多人习惯用麻黄汤、桂枝汤举例,但我喜欢举消风散、龙胆泻肝汤的例子,我们今天来聊聊消风散。

我们说的消风散一般是指《外科正宗》中的方子,现在按照书中的比例可以开作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石膏、知母、苦参、苍术、当归、黑芝麻、生地黄各10克,木通、甘草各5克。

方中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疏风透邪为君;石膏、知母清热泻火,苦参清热燥湿,苍术香烈胜湿,木通清热利湿,俱为臣药;当归、黑芝麻、生地黄养阴活血为佐;甘草解毒和中为使。君臣佐使清晰明了,且与现代《中药学》教材对诸药的认识与分类基本相同。总的来说,本方疏风、清热、除湿,兼以滋阴补血,主治风疹、湿疹等症。

  活用一:趋利避害,止痒如神

我外公耿炳燃先生开消风散一般去掉木通,改用地肤子10克。众所周知木通有关木通和川木通两种,前者超量使用可导致肾功能衰竭。虽然我们使木通使得非常安全,但有些患者一知半解,心下惴惴,如此这般对疾病的治疗非常不利,故称之为“害”。地肤子与木通同为清热利湿药,且具有显著的止痒效果,可称之为“利”,非常适合治疗瘙痒剧烈的风疹、湿疹之症。

  活用二:有散有收,脱敏有方

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均为发散表邪之药,我治疗皮肤过敏时,常加乌梅10克,此乃效仿祝谌予先生的过敏煎,有收有散,收者固其本、散者祛其邪,且根据现代药理学研究,乌梅、蝉蜕、防风均有明显的抗过敏作用。

  活用三:内外兼治,搜风通络

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均为疏散外风之品,然则患病日久、失治误治所致的风邪入络,应配伍搜风通络之品,如全蝎。

内外兼治还可理解为大部分中药即可内服,还能局部湿敷。

  活用四:标本兼治,固卫御风

关于佐药,我小时候看《中药学》,对生地黄的认知是清热凉血,所以我想不通它是怎么“混”到消风散的补血的当归和补阴的黑芝麻里的。我外公说你不要把它当成犀角地黄汤里的地黄,它是生四物汤里的地黄。四物汤是三个补血药、一个活血药,补血药里有熟地黄。熟地黄微温,对于血虚有热的患者可以用生地黄代替,俗称生四物汤。消风散的患者基本都是实证,你把它当成熟地黄的代替品不就想通了吗。另外不管是生地黄还是熟地黄,本身就兼有补阴的作用,这下你看它和当归、黑芝麻在一起就不违和了吧。

其实对于卫虚不固的患者,我常用黄芪代替生地。黄芪益气固表,配伍当归可资生血之源,如当归补血汤,配伍防风可固卫御风,如玉屏风散。方中苍术可看作是玉屏风散白术的代替品,二者同为菊科植物,南北朝以前一直是当作同一种药使用。而且在《笔花医镜》中玉屏风散仅用黄芪、防风两味。

  活用五:有的放矢,精准作用

我常说消风散里有个四妙丸,消风散里的除湿药苦参、苍术、木通,不正对应四妙丸里的黄柏、苍术、薏苡仁。四妙丸中牛膝一味最妙,引药下行,针对下焦湿热的病机直达病所、精准作业。所以我对皮损处多在下肢的患者常加川牛膝,同理,上肢可加姜黄。即使没有明显的局部偏向,我也常加苏木5克活血祛瘀。我外公说,常言“十方九归”,他理解的是酒当归,即取活血祛瘀之效。我用苏木,因其略有和血祛风之效。

以上讲的是发病部位,还可以精准到某一脏腑。如曾治一荨麻疹患者,辨证为心火炽盛,我去掉知母,改用竹叶,寓导赤散于其中。

  活用六:灵活加减,变化无穷

若见寒证,酌去牛蒡子、石膏、知母、苦参,加附子10克、肉桂5克(后下)。病程日久、忧郁失眠,可加合欢皮。痰浊壅遏,可加半夏。

我外公常用的一个止痒方,在我看来就是消风散的简化版,方为荆芥10克、防风10克、蝉蜕10克、浮萍10克、徐长卿10克、蚕沙10克、黄精30克、当归10克。

风清扬说,独孤九剑虽只九式,但有千种变化。天山童姥说,天下任何武功都可化入六路天山折梅手之中。掌握了消风散的组方思路,不只可以治皮肤病。

如过敏性紫癜,加乌梅,再加连翘。连翘既能消血热,又能散血结,是治过敏性紫癜之要药,现代药理学研究显示,该药含有能够增强毛细血管致密性的芦丁成分。

治疗发热,可去掉当归、黑芝麻以防闭门留寇,加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

眼科名家路际平先生将此方重组为防风6克、白芷6克、薄荷6克、蕤仁9克、栀子9克、决明子9克、黄柏9克、赤芍9克、土茯苓9克、胡黄连9克、苍术6克、泽泻9克、茵陈9克、当归12克、川芎6克、甘草3克治疗溃疡性睑缘炎。

 附:参考消风散组方思路的自拟方讲解

各位同道下午好,下面由我来和大家分享过敏性紫癜的治疗经验。我以前治这个,湿重的用四妙丸,热重的用犀角地黄汤,气虚的用补中益气汤,血虚的用归脾汤,阴虚的用知柏地黄汤。还有一些比较少见的,比如阳虚的,用过桂枝加附子汤,寒热错杂的,用半夏泻心汤。后来我父亲跟我说,既然你这么擅长治这个病,能不能拟一个通治的基础方。诶,我觉得可以。

这个病的病机是什么,有风、有湿、有热,这些外感六淫长期盘踞在体内是不是会耗伤阴血啊,所以还有虚。那我们就祛风、除湿、清热,外加滋阴补血,这是不是消风散的路子啊,所以我这个是消风散的底。

消风散里祛风有四个药,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这四个药都是散的,我们选两个,防风、蝉蜕,再给加上乌梅,有散有收,是不是有点过敏煎的意思。防风、蝉蜕、乌梅都是咱们中医的抗过敏药,王琦老师治过敏性疾病就常用防风、蝉蜕、灵芝、乌梅四味。

再往下看,消风散的臣药是石膏、知母、苦参、苍术、木通,其中石膏、知母清热泻火,苦参清热燥湿,苍术香烈胜湿,木通清热利湿。我不大爱用石膏、知母,教材上写着石膏“性大寒,易伤脾胃阳气,脾胃虚寒者当慎用”;知母“性寒而滋腻,易伤脾胃而滑肠,脾胃虚弱及便溏者,纵有热邪或阴虚,亦当慎用”。虽然孔伯华先生说石膏性凉而微寒,但它还涉及到一个先煎的问题,有点麻烦,所以咱们干脆给换成别的药。诶,就是栀子了。张锡纯先生说栀子“屈曲下行”,温和地“清君相二火”,“功用极妙”,咱们就用它了。还有木通这个药我不太敢用,关于这个药的争议那是由来已久,咱们稳妥点,用薏苡仁吧,栀子和薏苡仁都是国家卫计委认定的药食同源之品。

再往下看,消风散的佐药是生地、当归、胡麻,我去掉生地,加黄芪。黄芪补气固表、利尿托疮,配当归是当归补血汤,配防风是玉屏风散。虽然咱们现在的玉屏风散还有个白术,但是清代江涵暾所著的《笔花医镜》里就这两味药。我们都知道张仲景做过长沙太守,江涵暾是二甲进士,做过会同知县,在广东那个地方,不能小看跨界的。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虽然没有白术,但是咱们有苍术啊。那么不管是当归补血汤还是玉屏风散,都重用黄芪,所以黄芪在我们这也是要被重用的。这里的当归和上面的苦参还能配成当归苦参丸。

再往下看,消风散的使药是甘草,起缓和药性、调和诸药的作用,我们这里用牛膝。过敏性紫癜一般都发生在下肢,湿热下注嘛,所以我们用牛膝引药下行,真正起到使者的作用。如果我们不用苦参而是用黄柏的话,这里面是不是又能配成一个四妙丸。牛膝是活血药,有的大夫治过敏性紫癜是凉血止血立法,我一般不用那些药,你看我把生地都给去了。我的思路是活血调血,大禹治水,疏而不堵。我的外公耿炳燃先生治疗紫癜常用栀子、牛膝对药,凉血顶多用到栀子这个程度,而且配牛膝止中有活。最多再加个仙鹤草,还是取其治“脱力”的作用。

我再加一味合欢皮。皮肤病和情志,包括睡眠息息相关,李元文老师对于皮肤病、性病合并心理障碍者,常加远志、菖蒲、合欢皮三味,并称之为加味开心散。因为开心散方出自《备急千金要方》,原方没有合欢皮。我所接触到的紫癜患者大多比其它皮肤病患者更加焦虑,所以需用合欢皮解郁安神,就像归脾汤里不是也有茯神、远志、酸枣仁吗,而且合欢皮还可助牛膝增强活血之效。

我一般用防风10克、蝉蜕6克、乌梅20克、炒栀子10克、苦参6克、苍术10克、生薏苡仁15克、生黄芪20克、当归10克、黑芝麻10克、怀牛膝10克、合欢皮10克。虽只十二味,但里面有当归补血汤、玉屏风散、当归苦参丸、栀子牛膝对药,框架是消风散,还有过敏煎、四妙丸的影子,加味开心散或者说归脾汤的思路也在其中,以此为基础方加减,可治疗绝大多数的过敏性紫癜。

  本文转自 中医书友会

相关文章:

消风散的组成,方歌方解,消风散的功效与作用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