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老中医治疗暑湿夹滞医案

黄芩的图片

王某,女,52岁,家庭妇女。初诊:1981年8月22日。口腔糜烂,两颊黏膜及舌边溃疡,口气酸臭,小便短赤,烦热口苦,服西药月余不效,仍口中灼热、腹满便溏、咀嚼说话困难。转中医诊治,某医按阴虚火旺、阴虚湿热施治,连续投知柏地黄汤、甘露消毒饮加味10余剂,无好转。脘腹痞满渐增,不欲饮食,便如黄酱,滞而不爽,便后坠胀等。经前医介绍,遂来求治。
患者体胖面红,平时少患疾病,入夏因外感发热咽痛,继而又伤生冷,治疗好转后即口臭、口舌生疮一直不愈。现更气促胸闷,脘腹作胀,小便黄少,大便日三四行,每次仅下溏垢少许,频频坠胀作痛,嗳气泛酸,口干苦,时觉五心烦热,舌质红、苔厚腻灰黄,脉濡数。
辨证为夏令受暑,湿热壅滞胃肠,郁阻气机,故胸闷脘痞;湿热熏蒸,胃浊不降,故口舌糜烂秽臭;阻滞肠道则便溏不爽,腹满后重;邪犯水道则小便赤涩。宜清化湿热、导滞通下,用枳实导滞汤加减。
黄芩10g 黄连4.5g 炒枳实10g 槟榔10g 木香(后下)6g 苍术6g 瓜蒌10g 薤白10g 泽泻10g 砂仁(后下)6g 酒大黄(后下)4.5g 甘草1.5g
2剂。
二诊:8月27日。便下溏垢甚多,脘腹胀满有减。仍滞涩后重,口糜气臭,溺赤。再拟导下通腑、清化湿热,兼利小便。
黄芩10g 生白术10g 苍术10g 紫油朴10g 黄连6g 生大黄(后下)6g 枳壳10g 槟榔10g 大腹皮10g 法夏10g 猪苓10g 泽泻10g 木香(后下)6g 干姜1.5g
3剂。
三诊:8月31日。口糜好转,连日来,每日下溏酱大便2次,饮食知味,口能咀嚼,厚苔转薄。但口仍酸臭,嗳气,矢气不爽。为湿热滞肠,蕴阻气机,当轻下频下,不容迟疑。再进前法。
黄连6g 黄芩10g 炒枳实10g 蒌仁12g 槟榔10g 厚朴10g 大黄(后下)6g 木香(后下)6g 焦山栀10g 薤白10g 泽泻10g 佛手10g 甘草3g
4剂。
四诊:9月14日。口糜秽臭明显好转。饮食增加,大便日1次,仍不成形,胸脘已不觉胀痞。惟脐腹部硬满、口苦、小便不利,再予清化,通下二便。
黄连6g 黄芩10g 酒大黄(后下)10g 槟榔片10g 焦山楂10g 枳实10g 木香(后下)6g 枳壳10g 苍术10g 泽泻10g 厚朴6g 瓜蒌仁12g
3剂。
五诊:9月21日。大便由溏垢转艰涩,肛头灼热,后重作胀不减,小腹硬,小便不利,脚心发热。湿热壅滞下焦,气机不宣,法当清宣下焦、通利闭塞之气,方用宣清导浊汤加味。
寒水石15g 蚕沙18g 猪苓10g 茯苓18g 皂角仁10g 炒枳壳10g 薤白10g 瓜蒌仁18g 滑石(先煎)12g 砂仁(后下)4.5g
3剂。
大便趋于正常,口糜口臭全消,小便通畅,余症均解。
按:当年酷暑,暴雨成灾,患者受暑湿发病。湿热壅滞胃肠,阻塞气机,冲上则口糜口臭,阻于中则脘腹胀满,阻于下则二便不通。初起身热、心烦、口糜,前医投滋阴清热之剂罔效,反令湿热胶黏滞着,难以涤除。故以清化湿热、导滞通下为法,并本叶氏“伤寒邪热在里,劫烁津液,下之宜猛,此多湿邪内搏,下之宜轻;伤寒大便溏为邪已尽,不可再下,湿温病大便溏为邪未尽,必大便硬,慎不可再攻也,以粪燥为无湿矣”。故四诊均用枳实导滞汤、木香槟榔丸之类加减,意在轻下、频下,病邪由上至下,渐次松动。最后症见少腹硬满、溏便转燥、坠胀难出、小便不利,是余邪留滞下焦,壅塞气机,不可再投苦寒清下,即遵《温病条辨》所说:“湿温久羁,三焦弥漫,神昏窍阻,少腹硬满,大便不下,宣清导浊汤主之。”此方苦辛淡渗,清宣下焦,3剂获愈。清代汪廷珍说:“盖湿温一证,半阴半阳,其反复变迁,不可穷极,而又氤氲黏腻,不似伤寒之一表即解,湿热之一清即愈,施治之法,万绪千端,无容一毫执著。”故守法与变方,全在圆机活法,临证化裁。

——本文摘自《宋鹭冰60年疑难杂症治验录》一书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