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翁汤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白头翁汤组成】

白头翁15g 黄柏12g 黄连6g 秦皮12g

白头翁

【白头翁汤方歌】

白头翁汤治热痢,黄连黄柏与秦皮,清肠解毒并凉血,大便脓血最相宜。

【白头翁汤方解】

本方所治之证,是因热毒深陷血分,下迫大肠所致。热毒熏灼肠胃气血,化为脓血,而见下痢脓血,赤多白少;热毒阻滞气机则腹痛里急后重;渴欲饮水,舌红苔黄,脉弦数皆为热邪内盛之象。治宜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之法,俾热毒解,则痢止而后重自除。故方用苦寒而入血分的白头翁为君,清热解毒,凉血止痢。黄连苦寒,泻火解毒,燥湿厚肠,为治痢要药;黄柏清下焦湿热,两药共助君药清热解毒,尤能燥湿治痢,共为臣药。秦皮苦涩而寒,清热解毒而兼以收涩止痢,为佐使药。四药合用,其奏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之功。但素体脾胃虚弱者当慎用。

本方与芍药汤同为治痢之方,但本方主治热毒血痢,乃热毒深陷血分,治以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使热毒解,痢止而后重自除;芍药汤治下痢赤白,属湿热痢,而兼气血失调证,故治以清热燥湿与调和气血并进,且取“通因通用”之法,使“行血则便脓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两方主要区别在于:白头翁汤是清热解毒兼凉血燥湿止痢,芍药汤是清热燥湿与调和气血并用。

【白头翁汤主治】

热毒痢疾。腹痛,里急后重,肛门灼热,下痢脓血,赤多白少,渴欲饮水,舌红苔黄,脉弦数。

【白头翁汤医案】

赵某某,女,54 岁,1960年9月5日初诊。1955年起,每年夏秋季节,痢疾反复发作,经中西药治疗,后症状得到改善,但未获根治。近三天来痢下赤白,有黏胨,腹痛,里急后重,日行七八次。形体消瘦,纳谷减少,烦躁,手心灼热,口苦溲赤,舌质红绛,苔光剥,脉细数。久痢耗伤阴血,湿热挟滞,支阻大肠,乃休息痢之重症,治拟清化湿热,兼养阴血:白头翁9g,北秦皮9g,川黄柏9g,川黄连9g,阿胶珠9g,全当归9g,广木香4.5g,炮姜炭3g,焦楂炭12 g,制川军9g。二剂后,腹痛后重略减,大便仍夹脓血,烦躁,手心灼热,口苦略减,小溲短赤。前方尚称合度,仍守原意,前方去川军。3剂后,腹痛后重已除,大便已无脓血,但尚有粘胨,烦躁渐宁,日晡手心微热,口仍苦,溲赤略淡,仍守原法,前方去炮姜炭,又五剂。大便已无粘胨,每日1~2次,质软成形,烦躁、口苦等症大减,胃纳渐增。舌红少苔,脉象细数。再从前方加减,以清余邪:白头翁9g,北秦皮6g,川黄柏6g,川黄连3g,阿胶9g,全当归9g,大生地9g,炒山楂9g,炒谷、麦芽各9g,广陈皮4.5g,5剂。1964 年随访,痢疾未复发。 (摘自《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医案分析】

患者在“每年夏秋季节,痢疾反复发作”,似可理解为长夏(夏秋之交)发痢疾,“长夏多湿”?现在“痢下赤白,有粘胨,腹痛,里急后重,日行七八次”,这都是痢疾最常见表现,只能说明痢疾中的湿邪、气滞、血瘀等病机本案中也都有。“形体消瘦….手心灼热….苔光剥,脉细数”,痢赤白日久,阴血大伤,尤其是伤阴重,因已出现阴虚之内热。“纳谷减少”,脾亦伤。“烦躁”,一切热证皆可造成。“口苦溲赤,舌质红绛”,有实热,且较重。如此来看,是湿热痢疾(热重于湿型),且日久伤阴损脾。可用热毒痢的白头翁汤加养阴、固脾(健中兼涩)药。

作者以上方,加养阴血的阿胶(尚可止血)、当归(尚可“行血则便脓血自愈”)。又加“调气则后重自除”的木香,制川军活血兼泻湿,炮姜炭温性佐制众多苦寒药(盖苦寒败脾胃,脾伤者不宜尽用苦寒),姜炭并可止血。当归、木香、大黄、炮姜都是仿湿热痢疾的芍药汤的用意(芍药汤中用的温佐药是肉桂)。又加焦楂炭消食、健脾、固涩。全方既用了主方白头翁汤,又吸取了芍药汤治痢的长处。因有脾伤,本案对于加强脾胃药物吸收方面略显薄弱,但全方总体来看大有章法。两剂试之,诸症均似减轻。方向对路,又3剂(全方以攻为主,作者甚为小心),效果甚为明显。作者嫌清热速度似乎太慢(口苦不减),去姜炭之佐制,又5剂。湿热实证基本已去,胃口随之渐开(看来笔者从“纳谷减少”判断脾伤有误,应该还要结合乏力渐重、舌有齿痕等来加强判断,本案应是湿热致脾气壅滞以至于纳食不香)。现在的主要病机是阴伤未复(舌红少苔,脉象细数)。但要防“灰中有火”,症状刚刚消失,邪气恐未全尽。故作者大减祛邪药的量,加大养阴及开胃善后的药,又5剂而竟全功。本案方方渐进,随证调整,运用自如,堪称典范。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中关于白头翁汤的论述

白头翁汤《伤寒论》

白头翁汤和芍药汤,势历来看作治疗痢疾的两个类型,也是一对方,它出自《伤寒论》,给后世提示了一个治疗痢疾的基本治法及配伍。

组成

白头翁 凉血
黄连 清热解毒
黄柏 清热解毒
秦皮 收涩津气,清热解毒凉血

功效

清热解毒,凉血止痢。

主治

热毒蕴结,深陷血分。

热毒痢─赤多白少,渴欲饮水。

白头翁汤针对的是热毒较重,我们叫它热毒痢,或疫毒痢。这个方药味较少,药味较少的方,有时候分析也可以从这个药开始。从药物分析归纳它功效,然后这类功效针对什么主治,以及证候的特点。。这个是提示一个方法。学了芍药汤以后,再讨论白头翁汤,可以把两个方的主治和病机作一个比较。

白头翁汤强调的是疫毒痢(热毒痢)。总是强调热毒,疫毒强调一种传染性。白头翁汤适合用的,一个热毒较重,热毒深陷血分,一个应该说有一种爆发史,爆发疫毒,来势较凶,涉及人群,一下子爆发较广了。它是个基础方。

从痢疾特点来讲,虽然腹痛,里急后重,便脓血都有,但整体可以有发热,可以在下脓血方面,以这种血痢、赤痢为主。所以一般说它赤多白少,反应出热毒深陷血分,可以有一定的津液损伤,津气损伤。人体正气受影响也较快,所以或者形成像中毒性的这类的较快,反应出阴伤,渴欲饮水。这些出现得也较快。

白头翁汤和芍药汤不同的特点,一般来说,整体有发热,加上赤多白少,发作比较急。芍药汤的湿热痢疾,散在式的,而且临床上这个变化起来慢一些。

对于热毒较重,在治法方面,要强调清热解毒和凉血。清解血分毒为主。全方集中在清热解毒凉血。治法相对来说,比较单一(说它基础方)。白头翁汤是清热凉血解毒力量很强的。黄芩、黄柏增强白头翁的清热解毒作用。同时又能燥湿,联合起来,成为治疗痢疾的一个最基本结构。

这方里的秦皮也是苦寒的。其性较涩,收涩,当热毒或湿热阻滞在肠道,搏结气血,收涩应该说是不适合的。秦皮苦涩,但实际上根据历来用的经验,它能够用于痢疾,那就要从它药的一个具体功效上,药物的特点上去说明它,所以历来就有一个说法,叫秦皮收涩。它的收涩不会影响病邪,而是收涩走散的津气。这个也是一种说理工具。实际上它还是有比较强的清热解毒凉血作用。由于它本身有涩的特点。所以说它不是收涩的,影响气滞血瘀。而它这个收涩,能够选择性的收涩走散津气。下痢,热毒痢下痢比较急暴,也就是说一天次数比较多。病程发展比较快,热毒较重,而且赤多白少。伤血分,伤阴比较快。认为秦皮能够收涩走散津气,防止正气过分损伤。这个解释,相对来说有点牵强。秦皮因为在其它方面,没有讨论到这些问题,所以在这个方里,历来是这样解释的。这解释只能做一个参考。这个方现在除了用于痢疾,作为基础方,爆发式热毒型痢疾,其它热毒上攻,这些也可以用。像急性结膜炎,白头翁汤不但能够内服,也可以外用,而且效果相当好。历来统计数字疗效很好,病例很多。也就是说,在眼科方面,也经常用的。它清热解毒凉血力量比较好。

运用

辨证要点

下痢赤多白少,腹痛里急后重,舌红苔黄,脉弦数。

随证加减

  • 兼有表邪:加葛根、连翘、银花
  • 里急后重甚者:加木香,槟榔,枳壳
  • 脓血多者:加赤芍、丹皮、地榆
  • 夹食滞:加焦山楂,枳实
  • 阿米巴痢:和桂圆肉包鸦胆子同服。

因为深陷血分,所以症状比较重,伤正比较快。因为疫毒它有外来感染因素,尽管有些消化道感染,涉及到外邪,由于热毒搏结气血,初起阶段,造成营卫不和,有一定的表证特点。但这个是一种热毒为主的。所以加一些银花连翘。里急后重甚者,因为这四味药调气作用几乎没有,不侧重在这里,所以撷取芍药汤后世调气这些特点,木香,槟榔,枳壳这些基本上涉及芍药汤的用法。脓血较多,加强凉血。这里侧重是在赤多。常用赤芍、丹皮、地榆这些,有凉血作用。协助清解血分热毒,通畅血行。饮食积滞,用焦山楂,枳实,消导积滞。至于鸦胆子用于阿米巴痢,这是一个辨病。

前面在胃肠方面讨论了五个方。两个治牙痛的。三个治或者热泻,或者热痢的。证型反应都不同,而且反应了一些基本配伍的结构。

清脏腑里热的,针对某一脏腑,一类病证,组成不多的这类方,小方比较多。学习当中主要掌握这类针对性的疾病的证型特点。一个牙痛,这两个方,清胃散,玉女煎。反应出清胃凉血治法。针对的胃中积热化火上攻,涉及血分这种特点。玉女煎涉及到的是少阴不足,阳明有余,肾阴不足,胃火上炎,。胃火程度以及它涉及到血分的深度,应该说不如清胃散,但它兼有肾阴不足。所以表现出来阴伤程度较重。所以也可以用于消渴,消谷善饥,消渴证。治法和针对的证候有区别。

三个治疗热痢热泻的方,白头翁汤,芍药汤主要用来治疗痢疾,一个湿热痢,一个侧重在热毒痢,疫毒痢。葛根芩连汤又可以治疗热泻,也可以治疗热痢。现在实际上治热泻更多。因为配伍上它是以升清阳的葛根,以及黄芩、黄连的清胃肠湿热,这种结构,对湿热泄泻更适合。

芍药汤体现湿热痢的调气和血为特点,临床现在用在湿热痢疾是主要的。中医的痢疾概念很宽,要注意,它不是现在西医诊断的痢疾,就是中医的痢疾。中医的痢疾包括现在慢性结肠炎,结肠炎很多这个方用得很好。我们用芍药汤有开始认为慢性结肠炎,后来诊断结肠癌,用芍药汤一阶段,定期,比如说十天两三付,吃汤药。平时就吃丸药。芍药汤结合这个,加一些调肝的,平实根据体质,治半年左右,开始说结肠炎,后来华西医科大学检查是结肠癌,但最后我们也弄不清是什么?因胃半年后又去检查,又把癌排除了。体检发现,有腹痛,有脓血,治疗半年以后,恢复了。至少是慢性结肠炎基本恢复。这类报导很多,所以它不光用于痢疾。

白头翁汤,解毒凉血力量很强。也不是仅用于疫毒痢,热毒痢。眼科也用得很多。

这是清脏腑热的这类方剂了。

相关文章:

芍药白头翁汤治疗疫毒痢

白头翁汤、香连丸加减治疗湿热痢疾

白头翁汤,葛根芩连汤化裁治疗湿热痢疾

白头翁汤的临床病例,白头翁汤临床新用

白头翁汤的功效,方歌方解,白头翁汤的临床病例

白头翁汤的组成,方歌方解,加减运用医案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