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热感冒中医治疗医案一则

王×× 男,24岁
[主证]病已1周有余,始有浊涕,后即头痛唇干,口渴欲饮凉水,往来寒热,不欲纳食,时作呕逆,大便干燥,舌黄少津,脉弦细数(体温38.3℃)。
[辨证]邪侵枢机,阳明火炽。
[治则]和解少阳,清下阳明。

黄芩
[方药]南柴胡15克 条黄芩9克 野台参6克 生姜片6克 姜半夏6克 生甘草6克 大枣切6枚 生石膏(打先下)45克 生大黄(后下)9克
按:本证风热内侵,少阳枢机不利,邪入阳明之经与府,有伤阴之征象。故用小柴胡汤加生石膏、生大黄,方中以小柴胡汤和解少阳,加生石膏泻肺胃之火,以除阳明经热,生大黄泻大肠,以清阳明府热,少阳得和,阳明得清,则病自解。
药服1剂,证已大瘥,热势亦退(体温已降至37.3℃),口渴便燥缓解。又拟小柴胡减半继服。1剂脉静身凉,病即痊愈。此方除大枣生津液,未用其它滋阴之品,以防濡腻敛邪之弊,热退阴津自复。
柴胡为伞形科,柴胡属,多年生草本,根供药用,性味苦微寒,有发表和里、退热、升阳、解郁调经的功用。但由于产地不同,又有南柴胡、北柴胡之分。南柴胡发表之力强,能散热和里,北柴胡升发之力大,能升举阳气,醋炒以后,升散之力减弱,而能酸敛入肝,解郁调经。又有银柴胡一药,银柴胡系石竹科属,与柴胡不同,性味甘微寒,有清热凉血之功用,善治劳热骨蒸,如《证治准绳》治骨蒸劳热之清骨散,即以此药为主。由此观之,柴胡入气分,银柴胡入血分。概而言之,南柴胡主散,北柴胡主升,醋柴胡主敛,银柴胡主清,在临证时应予区别使用,才能提高疗效。
石膏系钙石类,结晶属,为单斜系之矿石。入药用者为软石膏,色白洁净,细纹短密如束针,松软易碎,以莹净如水晶者为佳。生用打碎,入煎先下,或浸入人尿中数月,漂清后,煅研极细末外科应用。生石膏性味甘辛寒,入肺、胃、三焦三经,有清热降火、除烦止渴之功用。石膏清热降火,一般用于实证,但正气已虚而有热者,只要配伍适当,亦未尝不可使用,如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清燥救肺汤,玉女煎等即是。
石膏为质重之品,用量宜重,更由于石膏是矿物药,性味不易煎出,必须打碎先煎15~20分钟。此外,石膏内服宜生用,不宜般用,因石膏火煅后,便失去了清热的作用,其性质变为收敛作外科敛疮之药。有用煅石膏点制豆腐者,即取其收敛的作用。张锡纯氏在他著的《衷中参西录》石膏解中说:“夫石膏之质甚重,七八钱不过一大撮耳。以微寒之药,欲用一大撮扑灭寒温燎原之热,又何能有大效。是以愚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实热,轻证亦必至两许;若实热炽盛,又恒重用至四五两,或七八两,或单用,或与他药同用,必煎汤三四茶杯,分四五次,徐徐温饮下,热退不必尽剂。”张氏以石膏为微寒,是来自《神农本草经》,生石膏从临证观察必以重用为效,张氏所言并不为过,只是辨证须清,用药得当,效果才能显著。昔日有以白虎汤重用生石膏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获效,此即对证,因其有用石膏之证。如果对号入座(实际并未对上号),不从辨证论治,石膏再用大量,甚至大便泻下,热势并无稍减,此等事例所见不鲜。
大黄为蓼科大黄属,多年生草本,根茎供药用。其性味苦寒,入脾、胃、肝、心包、大肠五经。有泻下清热行水之功用。大黄气味俱厚,苦寒泄降,能荡涤阳明实热积滞,故《伤寒论》阳明腑实证,用以泻下的三承气汤(大承气汤,小承气汤,调胃承气汤)都以大黄为主药,其泻下之力随配伍而有所差别,若配以甘草则力缓,配以芒硝、枳实、厚朴则力峻。所以承气三方,大黄用量虽然相等,而泻下之力有峻缓之不同。本证石膏、大黄并用,以其有口渴饮凉、大便干燥、唇干苔黄少津之证,故以此二药清泻胃肠,使邪热尽除,故效显速。

——本文摘自《临证治验录》

相关文章:

风热感冒的症状,风热感冒中药方剂

风寒感冒和风热感冒的区别及治疗方法

风寒感冒的症状,风寒感冒中医方剂

1
分享到: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