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剂人参白虎汤频服治疗阳明证

郭某某,男,年20余,1958年就诊。
患者系同村人,因掘树剧劳,劳后汗出着衣迟而冒寒邪。年轻体壮,不予注意,未曾就医;旋即赴邻县探亲,当晚即恶寒发热起病。当地医予治(药不详),次日未见病减而归。就诊时,风热象俱,疏方为柴葛解肌汤加减。病家惑于谗言,说此方才一角五分钱,哪会管用而更医。接诊者处方为辛热发散,药是羌、独、辛、芎。病风热,得此辛热芳香,无异火上加油,病益甚,乃又更医。某医用药,鉴于热势嚣张,为一改前法,方中重用芩、连。病在气分而用苦寒,已违治则,而苦寒劫阴,反助邪长,病益笃。此时患者,汗出如洗。而热不为汗衰,体若燔炭,鼻如烟煤,脉大无伦,一分钟达120次,舌生芒刺,中心色黑,呼吸声粗,宛如拽锯,大渴贪饮,体温满水银柱而无可再升。证俱阳明“四大证”。若再治不如法,顷刻即有阳随汗脱之虞。沃焚救阴,迫不容缓,拟大剂人参白虎汤频服。

石膏
西洋参7g,石膏100g(先煎),知母15g,山药15g(代粳米),炙甘草10g。
用药徐徐吞服,一小时后,体温降到38℃左右,汗亦缓和,热势稍敛。于是继进第二剂,又经过三时许,脉已从120次/分减至90次/分,洪大之势锐减。但病者仍主诉心下有一股热气,时时上逆,逆则作咳汗出。是阳明宜息息下行之机仍未扭转,继与下方:西洋参7g,麦冬10g,五味子10g,枳实10g,桔梗10g。
上方又用二剂,意在滋阴以济阳,用枳实降逆安中,用桔梗斡旋于内。此时各种险象均除,但舌中心之黑苔仍未全清,仍不断汗出,阳劫后余波,仍须滋阴,更下方:西洋参7g,麦冬10g;五味子10g,生龙骨、生牡蛎各15g。三剂。
复诊时,黑胎已化,汗不复出,脉静身和,已臻愈境。但食欲未复,大便干难,继用小柴参脉散复方善后。方用:
柴胡15g,黄芩10g,西洋参7g,麦冬10g,陈皮10g,五味子10g,炙甘草5g,生姜7片,大枣4枚。
病情稳定,将息月余,才能步行,盖劫后余波亦焦头烂额之客了。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