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的中医辨证论治医案

高血压的中医辨证论治医案一

白×× 女 50岁
[主证]“高血压病”已10余年,证见头晕目眩胀痛,且有项强疼痛,夜寐多梦,口干舌燥,常有鼻衄,舌苔薄白微黄,质地较为暗红,脉沉细弦数。(血压30.7/14.7千帕)
[辨证]肝阴不足,虚阳上扰。
[治则]滋补肝阴,潜降虚阳。

贡菊花
[方药]大玄参30克 生白芍12克 甘菊花15克 决明子(打)30克 白茅根30克 生龙牡(先下)30克 夏枯草30克 怀牛膝15克
愈风宁心片每服3片,每日3次,白水送下。
按:方中以玄参、白芍滋阴和肝,清降浮阳;夏枯草、甘菊花平肝清热,用决明子清肝润肠,以滋肝阴;白茅根凉血清热,生龙牡重镇潜阳;怀牛膝滋肝肾且能引热(血)下行。诸药合用,滋阴于下,清热于上,釜底抽薪,故证悉减。并配以愈风宁心片(即葛根黄酮)以疗项强疼痛,因其有起阴气散郁火,生津止渴作用。
停服西药,单服上方7剂,诸证均有减轻,自觉身轻神爽,头胀项痛已消,鼻衄亦止,夜寐较和。血压降至22.9/13.3千帕,观察一周证未发作,眩晕已解,只有轻微口干,血压稳定,近期疗效甚为满意(嘱每晚用热水泡足以固疗效)。

高血压的中医辨证论治医案二

阎×× 女 40岁
[主证〕患“高血压症”、“心肌劳损”已10余年,现证头晕时眩,间作刺痛,胸闷心悸,动则加剧,纳食不甘,饥则胃痛,腹胀肢息,经来色紫量多,舌白质淡,脉沉细稍弦的缓(血压为25.3/13.9千帕,血色素7.9克)。
[辨证]气血两虚,脾失健运,清阳不升,病久入络。
[治则]补益气血,健脾运化,通经活络。
[方药]野台参9克 生黄芪18克 全当归6克 生麦芽30克 广陈皮6克 鸡血藤30克 南红花9克 生龙牡(先下)各30克按:本方为当归补血汤合补中益气汤加减化裁而成。血压增高,引起眩晕,从中医辨证多系肝肾阴虚,肝阳偏亢,部分为脾虚痰盛。本例则为气血两虚,血络瘀滞,兼有脾不健运之象,故以参芪补气,当归养血活血,用鸡血藤、南红花活血通络,生麦芽、陈皮升发胃气而理脾气,辅以生龙牡潜养心神。
药服9剂,诸证均减,眩晕刺痛,胸闷心悸大有好转,血压降至16/8千帕。在服中药期间未用西药降压,可见“辨证论治”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是中医辨证治疗的基本方法。

高血压的中医辨证论治医案三

马×× 女 35岁
[主证]患“高血压”已有3年,最高达27.7/20千帕,虽注射硫酸镁,给予利血平等降压药品病情仍未好转。证见头重昏蒙不清,肢体沉感,日渐肥胖,体重增加,脘闷欲呕,性多急躁,多寐喜卧,精神不振,舌苔白腻,脉沉细缓。
[辨证]湿郁胆热,清阳蒙蔽。
[治则]化湿和胆,升清降浊。
[方药]广橘皮12克 青竹茹9克 生枣仁15克 荷叶蒂9克 云茯苓15克 清半夏9克 炒枳实9克 生甘草3克
按:上方系温胆汤加减,温胆汤和胃理气,清化痰湿。以橘皮、竹茹理气清热,枳实、半夏化痰降逆,茯苓、甘草安神和中,用生枣仁善治胆热多寐,辅荷叶蒂能以升清降浊。
连续服药数剂,诸证悉减,头重多寐均解,血压降至正常(未服西药降压)。
程、白2例因系阴虚阳扰(亢),皆属下虚上盛、本虚标实之证,故以玄参、生地、牡蛎、夏枯草、菊花、决明子等品获效。阎、马2例,一系气血两虚,清阳不升,是为正虚;一系湿郁胆热,清阳蒙蔽,是为邪阻。因而一用参芪升气,一用温胆降浊。同为眩晕(高血压症)由于见证有别,当然治法各异,此中医临证用药之特点,亦即“同病异治”之道理。
眩晕一症,临床颇为常见,(并非单指高血压一症)眩是眼花,晕是头晕,轻者闭目即止,重者如坐舟车之中(如晕船、晕车)旋转不定,以致不能站立,严重者可伴见呕逆汗出等证。发病原因很多,如谋虑太过,或忧郁恼怒,或肾水素亏,或思虑烦劳,或饮食不节聚湿生痰,或先天不足,肾阴不充等,均可出现肝阳上扰,肾精不足,气血亏虚,痰浊中阻等不同病机。一般可先辨其标本虚实,本虚以肝肾不足,心脾亏损为主;标实以肝风、火痰为主。其间属于肝阳上扰(亢)者,兼见手指麻木,更宜留意是否中风之先兆,因此,同为眩晕,当辨证求因,审因论治。

——本文摘自《临证治验录》

相关文章:

建瓴汤加减治疗高血压头痛

中医治疗高血压偏方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