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腹水的中医治疗医案

陈某,男,46岁,成铁局干部。初诊:1974年7月15日。病员于2个月前巩膜及全身皮肤发黄,右肋胀痛,脘连腹胀,厌油,不思食,便溏,双下肢浮肿,肝功异常,以急性黄疸性肝炎收入当地医院,治疗月余,未能缓解,更出现腹水,肝功能进一步恶化,白球比倒置,为1.8/4.6,伴脾功能亢进,凝血酶原时间延长,血象低,诊断为肝硬化,转来治疗。患者面色黧黑,全身晦黄,消瘦,神疲,腹胀如鼓,脚踝至膝肿甚,右肋痛,午后低热,时鼻衄,腹满便溏,不能食,小便短赤,口苦,苔黄腻,脉弦缓。合参脉症,乃土虚木郁,肝脾湿热蕴积血分,以致气血瘀阻,水道不利,而成中满鼓胀之证。病系标实本虚,急则治其标,治宜清利湿热、疏运肝脾,佐凉血通瘀之品,方用丹栀逍遥散合茵陈四苓散加味。

柴胡

川柴胡18g 当归10g 生白芍10g 生白术18g 炒枳实10g 板蓝根15g 丹皮10g 焦山栀10g 茵陈24g 车前子(包煎)18g 郁金10g 延胡索10g 白茅根30g 茯苓皮24g 炒谷芽12g 炒麦芽12g 甘草6g

服15剂后黄疸消退,低烧除,鼻衄亦止,小便较前通利,腹水有减,纳增。但右脘、胁痞胀隐痛,气短心累,肝功能有所恢复,但白蛋白仍低,脉弦缓,重按无力,舌边有紫瘀。此湿热之邪虽减,但肝络久瘀,气血壅滞,癥积未消,乃于运脾疏肝之中增入活血通络、消导癥积之药,攻补兼施,缓图而效。

潞党参30g 黄芪30g 柴胡10g 茯苓18g 焦白术10g 陈皮10g 法夏10g 白芍10g 炒枳实10g 郁金10g 莪术10g 三棱4.5g 茵陈18g 丹参24g 桃仁10g 白茅根30g 甘草10g

1个月中约服20剂,腹水全消,浮肿亦平,胁胀、腹满显著减轻,短气心累好转,食欲复常,肝功能续有改善,乃以平补气血、调治肝脾之归芍六君汤善后,至1973年底获愈。肝功能恢复正常,眠食俱佳。此后随访状况一直良好,已上班工作。1982年来蓉,见其康复如常人。

——本文摘自《宋鹭冰60年疑难杂症治验录》一书

相关文章:

巴坤杰治疗肝硬化的临床验方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