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夏汤合枳实栀子豉汤、大黄甘草汤加味治疗噎膈兼反胃呕吐

唐某,男,36岁,渡口市职工。初诊:1981年2月15日。进食时食管烧灼梗阻,胸后壁梗涩疼痛,食后10余分钟必呕吐,病已经年。西医诊为反流性食道炎,钡剂造影为食道下端狭窄,屡治少效,来蓉求治。

患者消瘦,疲惫,疑虑重重。每餐进全流质饮食,入即吐出食物并夹多量稀涎。胸骨中后及近胃脘处灼热疼痛,掣引肩背。心悸气短,腹胀暖气,口苦咽干,不寐,大便干结难出,小便黄少,舌红、苔黄中腻,脉弦微数。此乃胃中燥热久郁,津亏液耗,痰气瘀结而胃失和降,导致食道梗阻,证属噎膈。现已津亏液涸,胃气虚损,邪热壅塞,腑气难通。宜标本兼顾、补虚泻实、滋润通降配用,急护垂绝之胃气。以大半夏汤合枳实栀子豉汤、大黄甘草汤加味。

人参图片

人参(白晒参)6g 法夏10g 焦山栀12g 香豉10g 炒枳实10g 竹茹10g 陈皮10g 天门冬18g 花粉18g 生大黄4.5g 甘草4.5g 白蜜30g

二诊:2月23日。服4剂后,食道胃脘灼热及进食梗涩减轻,疼痛掣引消失,腑气渐通。食流质食物后仍反胃呕吐,但次数减少,时间延后(半小时后呕出)。嗳气、咽干等症有减。再进前法,上方去大黄、陈皮、竹茹,加代赭石、苏子、柏子仁、枸杞子。

三诊:连服8剂后,灼热疼痛、窒塞、暖气等基本消失,可进饮食,食后1小时许吐食物残渣及酸水,量已减少。气短心累缓解,精神转佳。仍咽干,舌红少津,然苔腻已退,脉趋缓和。用《金匮要略》麦门冬汤加味,养阴润燥、和胃降逆。

沙参30g 麦门冬30g 法夏12g 黄连4.5g 怀山药18g 代赭石(先煎)18g 大枣6g 谷芽12g 麦芽12g 梗米30g 甘草6g

四诊:3月27日。服上方15剂,灼痛、梗阻已除,口和,咽不干,纳食知味,能进一般食物,不再呕吐。共调治1月半,患者体重增、精神爽,持方回去继续调治。12月来信,已完全康复。

按:本例为燥热津亏所致的噎膈兼反胃呕吐。用大半夏汤润燥补虚、和胃降逆以通关格;枳实栀子豉汤消郁通窒,祛胸膈邪热;大黄甘草汤通腑泻火,去肠滞。三方合用有润燥养阴、降逆泄热之效。并遵《景岳全书》所教:“此病最不易治,既能受补,必须多服,方得渐效,以收全功,不可性急致疑,一曝十寒,以自误也。”故守《金匮要略》麦门冬汤方义,顾护中气,调治善后,多服获愈。

 ——本文摘自《宋鹭冰60年疑难杂症治验录》一书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