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的情志理论及其临床应用

摘要:情志理论是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黄帝内经》从生理、病理、治疗、养生等方面系统阐述了情志理论及其临床应用,构建了中医学相对完善的情志理论体系,是后世情志理论发展的基石。深入探讨《黄帝内经》中的情志理论及其调理方法,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而且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情志理论是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内经》对有关情志产生的机理、情志与脏腑的关系、情志致病的规律、调理情志的方法及情志调节在养生中的重要作用等有较系统阐述,构建了中医学独特的相对完善的情志理论体系,为后世情志理论的发展和临床应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兹对《内经》情志理论及其应用做一简要梳理。

  1 情志生理观

情志是心理活动的表现形式,属人类正常情感活动。《内经》认为,情志活动的产生与五脏精气有密切的关系。《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云:“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指出五脏精气是情志活动的物质基础,即情志是五脏生理功能的表达方式之一,产生于五脏的气化过程中。关于其具体机理,《素问·宣明五气篇》云:“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认为人体受到外界事物刺激后,在心神主宰和支配下,内脏的精气进行重新调整和分配。不同性质的外界刺激作用于人体后,精气在体内各脏腑的分布状态是不同的,由此而产生相应的不同情感活动。若五脏精气充盛,功能协调,则精神充沛,思维快捷,反应灵敏,言语流利,情志活动处于正常范围,既无亢奋,也无抑郁;反之,正常的心理变化和精神情志活动也有利于营卫通利,脏腑功能协调,对人体防御外邪、保持健康大有益处,故《灵枢·本脏》云:“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受邪矣。”

  2 情志病理观

《内经》认为,情志既是人类正常的情感活动,也是五脏功能失常而发生病理性变化时的表现,还是导致疾病发生的重要病因。一方面,人体由于脏腑的精气阴阳失常可引起情感异常的病理性表现。如《灵枢·本神》“肝气虚则恐,实则怒……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这常是临床实践中根据患者所表现的情感异常症状进行脏腑定位诊断的依据。另一方面,情志过极又是影响气血运行,破坏人体健康,导致内脏发病的主要原因。其致病规律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2.1 直接伤及内脏

《灵枢·百病始生》云:“喜怒不节则伤脏,脏伤则病起于阴也。”认为情志是人体对内外环境变化所产生的复杂心理反应,是以各脏腑的气血阴阳为物质基础产生的相应机能活动,因此,情志过极就会直接损伤内脏。即“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同时,《内经》认为“所以任物者谓之心”,七情从心而发,正常情况下外界刺激作用于人体,由心作出反应而后表现为情志之怒、喜、思、悲、恐。因而七情内伤致病常先影响心,然后损及相应脏腑,《灵枢·口问》所谓“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故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2.2 影响脏腑气机

气机是指人体脏腑之气升降出入的运动状态。受心神调控的脏腑之气是情志活动的物质基础,因此,情志过极,伤及心神,必然影响受其调控的脏腑气机,引起气机升降运动失常而产生相应的病症。如《灵枢·寿夭刚柔》“忧恐忿怒伤气,气伤脏,乃病脏”,认为气机紊乱是情志致病的关键病机。而且,《内经》还认为,不同的情志变化对气机活动的影响效果不同,即“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素问·举痛论篇》),系统总结了情志过极导致脏腑气机失常的致病规律,并以临床案例论证阐释,如《素问·生气通天论篇》论述的薄厥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其具体病机即是大怒致肝气上逆的同时,使血随气逆于上。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