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治癫狂(精神分裂症)的疗效观察

  • A+
所属分类:经方论治

癫狂为常见神志病,中医学关于本病论述甚丰。《灵枢·癫狂》:“癫疾始生,先不乐,头重痛,视举目,赤甚作极,已而烦心,侯之于颜。”“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难经·五十九难》:“癫狂之病,何以别之?然狂疾之始发,少卧而不饥,自高贤也,自辨智也,自贵倨也,妄笑,好歌乐,妄行不休是也。癫疾始发,意不乐,直视僵仆,其脉三部阴阳俱盛是也。”简言之:癲者,语言错乱为癫也;狂者,怒骂飞走为狂也。本病治法方药首当推崇汉代张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所载大法,多为后代所宗。其以方药简单、临床疗效卓著为特色,余临证甚喜用之。兹略述点滴体会。

一、辨证分型及病因病机

(一)分型

1.癲:临床表现:言语错乱,精神恍惚,如醉如痴,不知秽洁,僵仆直视,终日沉卧不语,自悲自责,惶惶不可终日,或犹如惊弓之鸟,或如大难临头之状。

2.狂:临床表现:兴奋多言,少卧妄行,自尊自贵,怒目直视,骂詈不避亲疏,登高而歌,弃衣而走,踰垣上屋不知畏忌,持物如御敌,时欲杀人,时时悲哭;或多食暴饮,不知饥饱,常对人讲说一些怪诞不稽之事。

3.癲狂兼见:临床表现:神志恍惚,精神不定,言语失常;终日默默无言,对外界反应迟钝;或兴奋多言有欣快感时沉卧终日不语不食;或时卧时起,欲行不行,形似恐惧焦虚;或持物如御敌;或疑衣服有毒,食物有毒等。

(二)病因病机

本病之病因与阴阳、气血失常,痰火扰神迷窍有关。如《灵枢·口问》:“大惊卒恐,则气血分离,阴阳破败,经络厥绝,脉道不通,阴阳相逆,卫气稽留,经脉虚空,血气不次,乃失其常。”《难经·二十难》:“重阳者狂,重阴者癫。”《医宗金鉴》也指出,癫狂起于痰、火、气、惊四因。综合古今医家之见,本病多由惊忧、劳神、思虑悲伤过度等情志变化,致使气血逆乱,五志过极,化火动痰,痰蒙心窍,火扰神明,心神无主,遂发癫狂。癫狂之别,一般地讲,癫多由谋虑失志,思虑积扰,而致气郁痰迷,神志失主;狂多由大惊大恐,或屈无所伸,怒无所泄,阳气遏抑不得疏越,火郁痰涌,上扰神明。二者虽有小异,但“癫狂之原本相同”(《杂病源流犀烛》),是知阴阳气血失常是其本,痰火闭窍扰神是其标。

二、治法、方药

治癫狂大法咸以行痰为先,其治步骤,大凡治癫:“先逐其痰,次复其神,养其阴”;治狂:“先夺其食,次下其痰,降其火”(《类证治裁》)。综上所述,癫狂之治,首当开窍化痰,继则安神,清热(降火)、养阴诸法递用。余则偏嗜经方,今就临证所用,述之于后:

(一)化痰开窍法

癫与狂治法虽不同,然总以治痰为先,选淡鲜竹沥水化痰开窍,以其味甘性寒而滑,具养血补阴、消风降火之功,清化热痰,兼去风痰,每用30毫升冲服,日2次。他如清心滚痰丸、竹沥达痰丸、礞石滚痰丸、白金丸等临证每多酌情选用。

(二)养心安神、和肝健脾法

多用于癫及癫狂兼见型。常用方:甘麦大枣汤、百合地黄汤、栀子豉汤等。常用药:炙甘草、浮小麦、肥大枣、百合、生地、栀子、豆豉、菖蒲、郁金、煅龙齿等。

(三)清心安神、滋阴清热法

多用于癫狂兼见及癫型,常用方:百合地黄汤、百合知母汤、黄连阿胶汤、栀子豉汤等。常用药:百合、生地、知母、滑石、川连、黄芩、白芍、菖蒲、郁金、鸡子黄、煅龙齿、柴石英等。

(四)镇惊安神、清热降火法

多用于狂型。常用方:生铁落饮、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栀子豉汤、承气汤类、百合知母汤等。常用药:百合、知母、黄连、黄芩、白矾、菖蒲、郁金、元明粉、生大黄、磁石、淡鲜竹沥水、煅龙牡。

(五)理血安神、滋阴通腑法

多用于癫狂兼见及癫型。常用方:酸枣仁汤、黄连阿胶汤、增液承气汤、百合知母汤、甘麦大枣汤等。常用药:炙甘草、浮小麦、肥大枣、川连、玄参、天冬、麦冬、生地、郁金、白矾、瓜蒌、元明粉、肉苁蓉、火麻仁、炒枣仁等。

(六)养心安神、解郁除烦法

常用于癫狂兼见型。常用方:甘麦大枣汤、百合鸡子黄汤、黄连阿胶汤、栀子豉汤。常用药:炙甘草、浮小麦、百合、川连、白芍、阿胶、栀子、豆豉、鸡子黄、乌药、远志、菖蒲。

三、18例精神分裂症的疗效观察

近几年来采用经方为主,治疗18例西医诊断为精神分裂症,通过临床观察疗效如下:

(一)临床资料

1.病例选择:18例均由神经科确诊“精神分裂症"患者。

2.一般资料:18例中,男性9例,女性9例;18例中年龄在15~50岁之间,其中15~30岁共计12例,占67%。病程最长者为18年,最短者为2个月。

3.西医分型:忧郁型4例,青春型3例,妄想型9例,单纯型2例,狂躁型无。

4.发病特点:患者发病前性格多属孤僻,气量狭窄,倔犟好胜,寡言固执,任性者;发病诱因多与精神刺激有关,如失恋、待业时久、考学落榜、工作或家庭纠纷等,尚有30%以上患者有家庭遗传史。

(二)治疗方法与治疗效果

1.治疗方法:采用经方为主辨证论治,主要以上述之六法十方为主,尤以百合地黄汤、甘麦大枣汤、栀子豉汤、黄连阿胶汤、菖蒲郁金汤几方用的为多。

2.治疗效果:据治疗观察半年至一年之统计,以上患者:症状完全缓解,精神活动基本恢复正常,并能参加日常工作、学习和劳动者6例,精神症状(包括特征性症状)大部或部分缓解,复发次数减少工作能力大部或部分恢复者12例(一般用药一疗程,每疗程两个月左右)。

(三)典型病例

例一:忧郁型精神分裂症

兰某,女,50岁。“精神分裂症”(忧郁型)十六年,累治不愈。现症:精神抑郁,沉默不语,言语无序,恶人声,喜静卧,多愁善感,疑心重重,终日惶惶不安,总觉得有大难即将临头,大便干结数日一行,不思饮食。脉沉细,舌苔白腻,舌质暗淡。

证:思虑劳神过度,伤及心脾,兼之家事纠纷,气郁痰结,蒙蔽神明,发为癫痰。治当养心安神,解郁除烦,化痰通腑。

处方:炙甘草9克,浮小麦30克,肥大枣7枚,百合12克,生地15克,栀子6克,豆豉12克,郁金12克,菖蒲9克,琥珀3克(冲),当归12克,肉苁蓉30克。

服31剂后,已愿活动,心情舒畅而无紧张感,观其脉弦细,舌质淡中有裂纹,继进养心安神,滋阴清热,解郁除烦之法。方拟:炙甘草9克,浮小麦30克,大枣7枚,远志9克,栀子6克,豆豉12克,菖蒲9克,郁金12克,川连3克,黄芩9克,白芍12克,阿胶9克。

本方服至25剂,神志如常人,可坚持正常工作,痊愈后追访察一年,未发病,疗效巩固。

例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程某,女,15岁。素性孤僻,因生活琐事,心情抑郁,遂郁郁寡欢,幻听,幻视,疑心丛生,如疑他人在食物中放毒害她。双目呆视,独坐不语,时时悲哭,烦躁不安,夜多噩梦,大便干结,白带量多。脉弦小滑,舌质淡红苔白。

辨证:肝郁不舒,气郁痰结,阻蔽神明,致十二官失职,故视听皆有虚妄,症属癫狂兼见。法拟养心安神,化痰开窍。

处方:炙甘草9克,浮小麦30克,肥大枣7枚,百合12克,知母9克,生地15克,菖蒲9克,郁金12克,白矾6克,煅龙牡24克,珍珠母24克,淡鲜竹沥水30克。

另:清心滚痰丸20粒,每次1粒,每日2次。

药进6剂,幻听消失,服至42剂,诸症若失。情绪正常,言谈举止如常人,停药观察三个月工作正常,业已近期治愈,继以丸药调理,并嘱其家属注意精神调养,以巩固疗效。

四、体会

1.癫狂一病可涉及近代医学多种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反应性精神病、偏执性精神病等,本文列述资料仅总结精神分裂症的一种。

2.癫狂为一病二证,有同有异,不能截然分开,正如《杂病源流犀烛》云:“癫为久病,狂为暴病;癫病多喜,狂病多怒;癲有时人之不觉,是癫之轻症,狂有时人不及防,是狂之骤者”。而“癫病痰火一时忽动,阴阳相争,亦若狂之状;狂病痰火经久,煎熬神魂迷瞀,亦兼癫之状”。故二症相互转化,并见之时并不鲜见,本病所列癫狂兼见一型亦为临证多见。

3.余主用经方治疗癫狂规律,大体来说,化痰为首选之法(包括化痰开窍、攻逐顽痰等);安神为基本治法(养血安神、清心安神、镇惊安神);和肝悦脾养阴为常用之法;而解郁(疏肝解郁、宣郁除烦)、通腑(润下、峻下)等法则量情选用。本人临证常喜多方多法合用。诸方中尤中意于:甘麦大枣汤、百合地黄汤、黄连阿胶汤、栀子豉汤等。癫狂与心、肝、脾三脏病变有关,甘麦大枣汤则是一张心肝脾兼治之方;百合地黄汤系治百合病代表方。尤在泾云:......百合色白入肺,而清气分之热;地黄色黑入肾,而除血中之热;气血即治,百脉俱清......”今以百合地黄汤调治气血,使气血阴阳复其常度。可谓恰中癫狂之病机,栀子豉汤、黄连阿胶汤俱针对心烦不寐而设,前者偏清热宣郁除烦,后者偏滋阴清热、清心安神,临床亦多采用。以上诸方在治癫狂各型上基本混用,并配选化痰开窍之品。然药味取舍,孰主孰次,孰轻孰重,则临证量情而施。如谓经验,不过寓此小小布阵变通之中,精神分裂一症治法亦仿此,不复赘。

4.本病乃情志失常之疾,当针对发病之由,采用药物治疗与精神调养相配合方法,注意解除患者精神负担,使其增强治疗信心,所以指导患者精神调养是保证治疗的重要因素,临证绝不可忽略之。

——本文摘自《 当代名家论经方用经方》

相关文章:

癫狂症的病因病机,癫狂病(精神分裂症)的中医辨证治疗医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