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泻心汤的功效与作用,甘草泻心汤证临床新用

甘草泻心汤甘草泻心汤的功效 清热化湿,杀菌解毒。
药物组成 甘草4两,黄芩3两,人参3两,干姜3两,黄连1两,大枣12枚,半夏0.5 L。
服法与禁忌 上7味,水1斗,煮取6 L,去滓再煎,温服1 L,日3服。

  经方方论

甘草泻心汤出自《伤寒论》。
甘草泻心汤属于苦寒与辛燥相合的代表方剂。
方中黄芩、黄连清热燥湿,杀菌解毒;干姜、半夏温化湿邪以除湿毒,二组药相合,除湿热蕴毒;人参甘草大枣益气扶正,和胃安中,共奏清利湿热,扶正解毒之效。

  经方新用

●甘草泻心汤配蚤休9g,虎杖20g,土茯苓30g,治疗白塞氏病。
●甘草泻心汤治寒热中阻呕逆下利,证属湿热蕴毒,配吴茱萸8g,生姜20g,厚朴15g。
●甘草泻心汤加白头翁30g,青木香15g,海螵蛸20g,五倍子9g,治疗湿热蕴毒,肠道溃疡,下利脓血,肛门灼热。

  医案举例

患者,女,38岁。于1992年患一种疑难病,口腔、下阴溃疡,关节痛,发热目赤,下肢有出血点,注射针眼起脓疱。经化验检查诊断为白塞氏病。
治疗至1995年病情得不到控制,继发消化道溃疡突出,时常胃痛,腹泻连绵,日行4~5次。形瘦乏力,气短心慌,日常家务都难以维持,眼结膜出血较重。经眼科检查:玻璃体混浊,前房积脓,视力仅0.2。
于1996年北京协和医院、同仁医院、北医大、广安门中医研究院反复检查,均诊断为白塞氏病(重度),当时注射激素,口服秋水仙碱,也服过多剂中药(方药不详),病情依然日益加重。至此,病人产生了绝望情绪。
经人介绍,河北医大沧州分校中医马斌副主任医师能治此病,马主任诊断其符合湿热蕴毒之胃肠型白塞氏病,面黄少泽,气短乏力,自汗心悸,周身酸痛,下肢关节痛,有散在出血点,更为突出的是食欲不振,恶闻食臭,食后胃痛,腹泻较明显,大便4~5次/日,质稀有沫无血,腹胀肠鸣,黏膜溃疡。
治则:杀菌解毒,愈溃生肌。
处方:甘草泻心汤加白头翁30g,生地榆20g,银花30g,蚤休8g,当归15g,白芍15g。1剂/日,水煎分早晚2次温服。
复诊:服药2周,症状明显减轻,胃痛止,腹泻缓,口腔溃疡减轻,下肢出血点减少,继服原方加汉三七6g(冲),五倍子9g,生地18g,丹皮15g,服15剂,玻璃体混浊有好转,前房积脓减少,目赤充血减轻,月经期下肢出血点少见,后依此方治疗月余,诸症缓解,随访至今,劳动生活一切正常,视力恢复到0.6。每日服1粒秋水仙碱维持,康复无恙。

黄煌: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腔溃疡

导读:甘草泻心汤出自《金匮要略》,仲景以其治疗狐惑病:“ 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不欲饮食,恶闻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则声喝,甘草泻心汤主之。”黄煌教授通过多年临床实践将其运用于口腔溃疡的治疗,本次课程即为大家分享黄煌教授使用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腔溃疡的临床经验。

口腔溃疡是个常见病,临床上我们碰的不少。这个虽然是生在局部一个小小的溃疡,但是它严重地影响很多病人的生活质量,不能讲话,吃饭也困难,而且口腔溃疡有的也是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

经方在治疗口腔溃疡上面还是有不少的方子的,首先给大家推荐的是甘草泻心汤。甘草泻心汤大家知道是在《金匮要略》,当然《伤寒论》中也有,但是两张方稍微不一样,《伤寒论》里头没有人参,我们现在讲的甘草泻心汤主要是《金匮要略》上的方子,它的组成是甘草、黄连、黄芩、半夏、干姜,还有人参和大枣,这个药不多,但是用来(治疗)口腔溃疡挺管用。甘草泻心汤我们在配方的时候有几点注意:一个是甘草的用量要大,因为按照张仲景原方的用量甘草是四两,按照一两等于5g的经验换算的话,大约是在20g左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甘草是一个黏膜的修复剂。

在治疗口腔溃疡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药物,它不仅仅是一个调味药。第二个是黄连,黄连的用量要小,原方定的是一两,如果按照一两等于5g这个经验换算,我们一般用3g-6g之间,一般不能够大剂量使用。甘草泻心汤在古代是治疗狐惑病的专方,现在我们将它用来治疗白塞病,可以看成是白塞病的专方。狐惑病是什么病呢?根据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的记载,它是一种可以导致咽喉、口腔、阴部黏膜损害,同时伴有一些皮肤损害,还有可能出现消化道症状的一种疾病。

原文上讲:“ 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它导致咽喉、阴部的溃烂,“不欲饮食,恶闻食臭,”食欲不振,同时呢,“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皮肤上出现像黑的白的红的皮肤的损害,而且它讲了,“蚀于上部则声喝,”如果咽喉出现溃烂的话,声音嘶哑,他说“甘草泻心汤主之”。

狐惑病相当于现代什么病呢?相当于白塞病。这个白塞病首先是1937年土耳其一个叫Behcet的皮肤科医生报告的,这个病以口-眼-外阴出现病变为特点的一种疾病,后来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叫白塞病。

白塞病是一种以全身性的慢性血管炎性病变,临床表现和狐惑病几乎一样,即复发性溃疡、生殖器溃疡、眼睛发炎、积脓以及皮肤出现一些损害,它还可以累及到消化系统、神经系统、血管、关节等器官,这个病变大多数发生在一些男性青壮年。从临床包括从文献上来看,狐惑病和白塞病应该是同一个。狐惑病应该称之为“张仲景综合征”,因为我们中国要比国外发现这种疾病要早得多。

Behcet发现这个病报告是在1937年,但是张仲景要比他早,甘草泻心汤虽然不能完全根治白塞病,但是应该说效果还不不错,它近期疗效不错,如果你坚持服用的话,远期疗效也还是可以的。所谓的坚持服用就是服用时间长达半年以上甚至达到一年,但是长期服用用量不宜过大。我一般是让病人采用初始剂量的二分之一,就是原来吃一天的,现在吃两天,甚至变成三分之一量,就是吃三天。我发现有些病人服用以后效果还是比较好的,就是白塞病基本不发了,就是控制住了,或者是小发。

甘草泻心汤因为是天然药物配方,相对来说副作用要小一些,而且按照张仲景的配方,药味也并不是太苦的,因为它甘草的量比较大,而黄连的用量也不是很大。所以我首先说甘草泻心汤可以看作是一个治疗白塞病的一个常规用方,而且一般用原方。

原方最有效,因为我也治疗很多病人,有的时候加加减减越多越糟糕,最后还是原方最有效。当然也可以加一些,比如加生地,赵学武先生他就经验就是甘草泻心汤加大量生地,用了以后有助于溃疡的愈合。甘草泻心汤是内服,外用的话也可以参照张仲景用法用方,用苦参,苦参煎汤以后外洗,尤其是外阴部。这张方也可以作为复发性口腔溃疡的常规用方。复发性口腔溃疡和白塞病是两种疾病。复发性口腔溃疡是临床上多见的一种口腔黏膜病,这种病自限性比较好,它可以自愈的。

虽然有的人反复发作,但是它还是可以自愈。但是它太痛苦了。有的人溃疡面积很大,有的像黄豆,有的像花生,不能讲话,影响进食,所以影响了生活质量。大家可能知道日本有一个汉方大家叫大塚敬节,他原来是西医,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汉方的名家呢?因为早年他有口腔溃疡,可能是复发性口腔溃疡,非常严重,西医给他治疗了很长时间没有效果,后来有一个老汉医给他了一张方,一吃就好,这个方就是甘草泻心汤。

从此以后他就改行了,就研究经方了,他们叫汉方。这个故事是在他的一本叫《诊断处方与汉方疗法》的书出现。说明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腔溃疡就是效果不错。我经常发现甘草泻心汤治疗伴有焦虑、失眠或者伴有消化道症状(主要是腹泻)的效果比较好。至于我们在临床上要看的如果是除了口腔溃疡以外,经常胃痛或者容易腹泻的、同时伴有焦虑失眠烦躁、还睡不好觉、多梦,这种情况用这张方子最好。

因为口腔溃疡的患者很多都会伴有焦虑或者失眠。我看到一个资料,说有一个医院调查了214例的口腔溃疡患者,经过心理量表测试发现其中165位患者有不同程度的焦虑,紧张,我在临床也发现,甘草泻心汤能够改善睡眠,很多人失眠用甘草泻心汤也很有效。大家可能知道中医有一句名言叫“胃不和则卧不安”,确实,睡好觉以后他的口腔溃疡也就控制了。

上次治疗一个中年男子,出国回来以后时差就调整不过来,口腔溃疡就发作非常厉害,人家用养阴药和养阴生肌药,外面敷贴,也没用,就改用甘草泻心汤,后来睡眠确实改善,口腔溃疡也得到控制。

另外我临床上也发现甘草泻心汤对青壮年的口腔溃疡效果比较好,如果是老年人或者是贫血患者,他的效果就差一些,青壮年中间,我们一看就清楚,这些人嘴唇红红的,有的嘴唇很厚,坐到面前讲话有口气,问一下往往胃痛,或者容易拉肚子,睡觉又不好,舌质红,舌苔有点黄,也许还容易牙龈出血,像这些年轻人最有效果,这是我临床的一个经验。

甘草泻心汤在临床使用的时候也可以加味,比如加葛根,加葛根一般适用于腹泻的患者,特别是血糖高或者颈项部拘急,或者喝酒的人、比较壮实的男人,加葛根效果比较好一些。如果有的人寒热夹杂,嘴唇暗红,脸色有点发黄,口水又比较多,好像热象,但是不是非常严重,倒是有些寒象的,你也可以加附子,和附子理中汤交替服用。甘草泻心汤是手足口病的一张有效方。

手足口病是孩子常见的一种病,一般是在5岁以下的儿童春天比较多发,是病毒引起的一种传染病。开始就像感冒一样,等孩子哭闹了,流口水多,口腔里面有溃疡了,手上、脚底出现一些疱疹,这是手足口病。由于手足口病也出现溃疡,所以也可以用甘草泻心汤。

甘草泻心汤这张方的着眼点就是黏膜的溃烂,原方吃一剂或两剂就有效果。如果发烧你可以加点柴胡;如果便秘、舌苔比较厚、口气比较重,也可以在里头加点大黄。一般来说一旦有口腔溃疡以后,孩子颌下或耳突后会有淋巴结,如果淋巴结肿大你可以加点连翘,这个方子挺有效的,我就不需要多讲。有的人说这个甘草泻心汤是不是特别苦,其实不是,还是可以接受的。病情好了,他这个药就苦了,就不想喝了。

有人问甘草泻心汤是不是所有的口腔溃疡都可以使用呢?其实不是,它还是有适应症的,我强调的一般都是要看人的。

我发现一个这样的一个特征,首先就是刚才说了,营养状况要比较好,嘴唇红或暗红,舌头也是比较红,舌苔有点黄,眼睛充血。大多数是一些年轻人,他们的生活缺乏规律,经常熬夜,醉酒,经常食用辛辣食物这些特征。

第二个特征是有焦虑的倾向。黄连黄芩有除烦的作用,大家知道黄连阿胶汤就能治疗心中烦,所以很多患者伴有烦躁不安,脾气比较急躁,大多数患者出现睡眠障碍,或者不易入睡或者晚上睡眠浅容易醒过来;

第三个特征就是有消化道症状,有腹泻或腹痛或上腹部有不适感,或有胃病像胃炎啊,这个时候有球部溃疡等等;第四个特征是有很多女性患者,月经期或月经之前她的溃疡多发或者加重。也就是说这些人,里面是有内热的,但是又畏寒,也就是寒热夹杂,既有黏膜的溃疡,既有唇红齿红舌头红又有腹泻,腹痛不能吃凉的,一吃凉的肚子又不舒服,是一种寒热夹杂的体质类型。

下面说一下甘草泻心汤不仅仅是用来治疗口腔溃疡,它可以说是一张黏膜修复剂,首先是说消化道粘膜,从口腔到肛门这个上面的口到下面的口,这个消化道粘膜的溃疡,都可以使用。其他的地方,如生殖道的溃疡,比如眼睛的溃疡也可以使用甘草泻心汤。所以这张方不仅仅是口腔溃疡,我们也可以治疗一些临近组织的如宫颈炎、宫颈糜烂等。

甘草泻心汤是可以长期服用的。我前面说过了,一般是在口腔溃疡发作完毕以后,可以把这个方给病人间断性地服用,所谓的间断性服用就是说一个星期吃一剂或两剂都是可以的。

需要说明的是,甘草在甘草泻心汤中间是一个主要的药物,从组方就可以看出来,为什么要把甘草提出来呢,主要是因为它是这张方的主要药物,甘草有利于黏膜的修复,但是临床使用的时候也需要注意,第一个就是甘草的用量不宜过小,小了以后基本上没有作用,我说过了张仲景用四两,后来有的后世医家也有用更大量的,有的用到了30g,但是大量的甘草的使用,也要注意副作用,大量甘草使用可以导致反酸、腹胀、浮肿、血压升高,这个也需要密切关注。

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甘草泻心汤在使用以后有的的确有效,近期疗效不错,但是还有的时候不容易完全根治,或者完全控制住,有的人口腔溃疡还会复发。这个问题到底是我们用量不到位还是什么问题,现在我还在观察过程中间。

加味甘草泻心汤治疗复发性口疮体会

文章来源:中国社区医师

 摘要 目的:加味甘草泻心汤即在仲景金匮甘草泻心汤的基础上加味而成,该方是笔者在1994年跟随甘肃中医学院原院长于己百教授门诊时学习所得,笔者对1996-2013年6月以来自己所治门诊病例回顾性研究,从用该方案治疗的166例总结中发现,该方案对所有病例(湿热型、实热型、阴虚型、气虚型)均有效,但尤对湿热型有显著疗效。
关键词 加味甘草泻心汤;复发性口疮;临床研究
于己百(1920-2012年),著名中医学家,教授,全国名医,甘肃省名中医,行医执教60余载,治学严谨,对中医经典理论造诣深厚,注重实践,临床疗效显著,深得患者信赖。笔者有幸于1994年跟于教授门诊学习2个月,对老师治疗复发性口疮体会较深,加味甘草泻心汤即是于教授在研究仲景金匮甘草泻心汤的基础上,结合复发性口疮的病机特点加味而成。笔者将该方案运用于临床,取得了较为满意的临床疗效。笔者对1996-2013年以来自己门诊所治复发性口疮病例166例,进行回顾性研究时发现,除4例外,所致病例全部治愈,4例复发性病例再次运用该方案后症状消失,随访未再复发。以下是笔者对该病及治疗的论述。
  病因病机
复发性口疮性溃疡,又称复发性口疮、复发性阿弗他溃疡或复发性阿弗他口炎,以口腔黏膜各部位反复发生的溃疡为特征,病因不明,但无传染性,是口腔黏膜病中最常见的溃疡类疾病,病因复杂,多与免疫、遗传、系统性疾病、感染、环境(心理、生活、工作、社会环境)等因素有关。在人群中患病率一般认为>10%,可以发生于男女老幼,以中青年最多见,老年人也常见。复发性口腔溃疡有自限性,可以自愈,可发生于口腔黏膜的任何部位,以唇、颊、舌部多见,严重者可以波及咽部黏膜。不少患者随着病程的延长,溃疡面积增大,数目增多,疼痛加重,愈合期延长,间隔期缩短,影响进食和说话。因其反复发作史和具有周期性特点,根据病史和临床体征易于诊断。西医治疗棘手。
本病属于祖国医学“口疮”、“口糜”等范畴,中医认为,口腔类顽疾病位主要在心、脾、胃,兼及肺肾,病因主要是火,实火多因饮食不节,积滞不化,蕴而化火;或七情失调,气机阻滞,郁而化火;或是外感邪热失于发散或清解,邪无出路所致。虚火则不外脾胃虚寒、火不安位,或阴虚火旺、水不制火。临床患者平素即有疲乏、失眠、大便不调等脏腑功能失调的表现,而且病程较长,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不愈,多为虚火。因此,复发性口腔溃疡当属虚火口疮。正如《景岳全书》所云:“口疮,连年不愈者,此虚火也”。《圣济总录》曰:“口舌生疮者,心脾经蕴热所致也”。口属脾,舌属心,患者嗜酒,湿热内生,熏蒸上炎,口舌生疮,治宜温化、清泄;于教授根据复发性口腔溃疡病程长,遇劳复发等特点以及发病时表现:舌痛、口干、便结同时见苔腻、水滑、边有齿印等,辨证为脾胃气虚、心胃浮火,或宿食、水饮、积食、气滞、痰饮中阻、日久化火等,其总的病机为脾虚胃热、上热下寒、本虚标实;日久耗气伤阴以致真阴不足,阴虚血瘀而较为难治。
  治疗
本病的中医治疗以仲景甘草泻心汤合半夏泻心汤加减,其药物组成:半夏10g,黄芩10g,黄连6g,党参12g,炙甘草10g,生甘草6g,炮姜10g,黄芪20g,桑白皮30g,茵陈30g,桔梗10g,柴胡10g,升麻6g,连翘30g,陈皮10g;寒热平调,补泄并施,升降同调,方中黄连、黄芩苦寒,有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之功,且黄连尤泻心火;半夏、炮姜辛温燥湿;黄芪、党参、炙甘草、补中益气健脾,杜绝生湿之源,是治本之道;陈皮行气以祛湿,气化则湿化;桑白皮、茵陈清热祛湿,以治病标,是于教授治疗口疮的必用对药,桑白皮性寒味甘,清热而不伤阴,茵陈苦寒芬芳,寒能清热,苦能祛湿,芬芳透达又可清热解郁,两者相配,散解心肺郁火同时清胃利湿,祛邪不伤正;桔梗甘草汤清热、解毒、止痛、载药上行;连翘清热解毒,凉血止痛,是针对邪热毒疮而加用;升麻、柴胡,升清除热,引药直达病所;诸药合用,标本同治,共奏清热解毒、益气祛湿,升阳散火之功,对于复发性口舌生疮者,屡有效验。
具体运用时,若热象重,减炮姜量,加石膏30g;若热象轻,减黄连、黄芩、连翘量,加砂仁20g、肉桂3g,摄纳浮阳;若阴虚甚,减黄连、黄芩,党参易太子参,加石斛10g、山药20g;大便干结加枳实10g、玉片10g;瘀血征象加当归12g、丹参30g。
从门诊日志分析,复发性口疮中医疗程大约3~5周,所有病例均未加用西药治疗,除1例7年后复发1次,14年后又复发1次,及有3例患者4、6、9年后复发1次外,全部病例均症状消失,临床治愈,电话随访未再复发。复发病例经上述方案治疗仍然有效,说明加味甘草泻心汤对复发性口疮疗效显著,值得临床推广。
于己百教授十分强调“科学辨证的诊断,病证结合的治疗”。他曾说:“中西医结合的途径,从临床上讲,主要是病证结合的诊断和治疗。病证结合的诊断,是整体反应与局部病变相结合的科学诊断;病证结合的治疗,是增进机体抗病能力和驱邪相结合的治疗”。该方的有效,主要是切合复发性口疮的寒热错杂、本虚标实病机,同时根据现代医学的认识,复发性口疮多由机体免疫功能低下引起的观点,本虚是疾病复发的关键,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甘草泻心汤治疗扶正祛邪同时,加入补中益气汤健脾补气,提高免疫功能,从整体上纠正机体阴阳盛衰,故能减少复发率,从根本上治愈疾病。

相关文章: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