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甘遂合用治疗肝硬化腹水一例

水蓄可以导致血行阻滞,血瘀亦可影响水液分布运行,“水阻则血不行,血不利则为水”。水与血相互影响,相互瘀结,如水蛊、血蛊相当于肝硬化之腹水,肝脾肿大,腹壁静脉曲张等腹部膨隆,见青紫筋脉,全身或手足有红缕赤痕(蜘蛛痣),大便色黑,小便赤,或见吐血、衄血等,治宜活血化瘀,健脾利湿。此时若单纯祛瘀,则因蓄水不除压抑脉道,使血行阻滞,终致瘀血难消,单纯逐水则会因瘀血障碍,津液敷布及排泄受阻,使水瘀互阻而加重。故两者必兼施,方能达到瘀水并除之目的。宗“留者攻之”、“去菀陈莝”,创祛瘀逐水之法。《金匮要略》有大黄甘遂汤为攻瘀逐水之代表方剂。大黄破瘀,甘遂逐水为瘀水并除之要药。笔者以此二药合用治疗肝硬化腹水颇效。

甘遂

如1980年6月所治于某,男,32岁,脾大性肝硬化高度腹水,如抱瓮,膨胀难以忍受,用中西利尿药皆无效,腹壁静脉曲张,小便点滴不通,身体尫羸,面色萎黄。张老为之处方:大黄15g,甘遂10g,海藻30g,牵牛40g,白术20g,茯苓30g,桃仁15g,党参20g。大黄与甘遂合用,合参、术、苓消补兼施,初服尿微增,连服小便渐增,大便日行2-3次,所下皆清水,腹胀见松,连服20剂小便一昼夜增至3000mL,腹水全消,基本缓解,随访此病人已上班2年,情况良好。

编者按:甘遂为峻猛逐水之品,但因其难溶于水,故临床上多作丸散剂服用,用于丸散剂,往往1~2g即可令腹痛腹泻,张老煎服其峻猛之力较丸散剂为稍逊,但用量10g亦非常人能处之。故读者应该辨证准确方可运用,临床运用时可先小剂量运用:如患者可以耐受则逐渐加量,以防过量带来副作用。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