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斛夜光丸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中药良方

【石斛夜光丸组成】

石斛30g 人参120g 山药45g 茯苓120g 甘草30g 肉苁蓉30g 枸杞子45g 菟丝子45g 生地黄60g 熟地黄60g 五味子30g 天冬120g 麦冬60g 苦杏仁45g 防风30g 川芎30g 枳壳(炒)30g 黄连30g 牛膝45g 菊花45g 蒺藜(盐炒)30g 羚羊角30g 青葙子30g 决明子45g 水牛角浓缩粉60g

马鞭石斛

【石斛夜光丸方歌】

石斛夜光枳膝芎,二地二冬杞丝苁,

青葙草决犀羚角,参味连苓蒺草风,

再与杏菊山药配,养阴明目第一功。

【石斛夜光丸方解】

方中石斛补肝肾,明目为主药;山药、牛膝、菟丝子、五味子补益肝肾;肉苁蓉补肾益血;蒺藜平肝疏肝;菊花、青葙子、决明子、羚羊角清肝明目;人参、茯苓、甘草补中益气;枸杞子、菟丝子益肝肾;生熟地、天冬、麦冬滋阴;防风、川芎祛风;川芎与枳壳同用增强行气之力;苦杏仁味苦能降,疏利气机;水牛角浓缩粉、黄连清热。全方滋阴补肾,清肝明目。

《原机启微》谓:“上方补益药也,补上治下,利以缓,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天冬、人参、菟丝子之通肾安神,强阴填精也;臣以五味子、麦冬、杏仁、茯苓、枸杞子、牛膝、生熟地黄,敛气除湿、凉血补血也;佐以甘菊花、刺蒺藜、石斛、苁蓉、川芎、甘草、枳壳、山药、青葙子,疗风治虚,益气祛毒也;使以防风、黄连、决明子、羚羊角、犀角(水牛角)之散滞泄热,解结明目也。阴虚不能配阳之病,亦宜服之。此从则顺之治法也。”

【按语】本方为大剂复方,用药达25味,集滋阴、凉血、清热、熄风、补气、行气诸药于一炉,但以滋阴补肾清肝为主,适用于治疗肝肾阴虚的内外障眼病。原著主治内障初起,视觉微昏,空中有黑花,神水变淡绿色,次则视一为二,神水变淡白色,久则不睹,神水变纯白色,及有眵泪眊矂等症。临证常用于年龄相关性白内障、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玻璃体混浊、开角型青光眼,及青光眼术后之调治。

【石斛夜光丸主治】

肝肾两亏、阴虚火旺之内障目暗,视物昏花等。

【石斛夜光丸医案】

张某,女,49岁,于1992年7月6日就诊。症见:耳鸣蝉叫,鸣声低微,渐渐而起,经久不已,按之可减,听觉不清,且有头晕脑胀,舌质红,脉弦细。此乃肝脾不足(注:从下文看,可能原文印刷有误,应是肝肾不足),精气不能上充于清窍所致。治宜平肝、补肾养阴,用石斛夜光丸治疗,每日2次,每次1丸。9日二诊,用药后诸症消失,因过度劳倦上症有反复,但较前轻微,仍用石斛夜光丸。16日三诊,服上方后进一步好转,随访9个月后诸症全消。本病的病机是因肝肾不足,精气不能上充于清窍所致,故肝肾不足是病之本,用石斛夜光丸治疗取得好的效果。 (摘自《中医药研究》)

【医案分析】

患者“耳鸣蝉叫....按之可减”,可以判断是虚证引起,或以虚证为主。虚证耳鸣主要有肾精不足和脾不升清两种。“头晕脑胀,舌质红,脉弦细”,结合前面,可能是水不涵木(肝肾阴虚)所致肝阳,上亢之象。因为脉细、舌红很可能是阴虚生内热,脉弦可能与肝有关,头晕恰是肝阳上亢常见的。综合分析,就能排除脾不升清,而肝阳上亢是可以肯定的了。

多个可能都在一个点上重合时,“证”就清晰起来,没有那种“齿痕舌主气虚”的黄金标准也没问题了。

实际上临床辨证时,多数时候需要找重合点来下最后的结论。怎么“找"?那就要有熟练的基本功,用四诊方法,朝所有可能的方向,一一地将患者的资料“挖"出来。不要指望患者滴水不漏、准确无误地告诉你一切。难道患者对自己病情的叙述还会有误吗?是的,而且经常发生。这就需要你去一一甄别。如,问:“口渴吗?”答:“嗯,我每天喝很多水。”问一遍下来,觉得这患者不应该有这么渴。再问:“你真的很渴,让你老想喝水?”答:“倒不是特别的渴,只是女人多喝一点水皮肤不是更好嘛!!”类似这样的情况有很多。碰到患者犹豫不定的回答时,如果并不是敏感的问题,他的这个回答是不能采信的。还有些信息是需要医生提示,患者才会想起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会跟这个病有什么关系,不会主动说出来。这些都是要注意的。怎么去“挖”才能挖干净呢?你要熟记与一个主症有关的所有可能的证,及每一个证的绝大多数可能的表现(不仅仅是辨证要点),然后一个一个去询问排除。学生在校期间的要求可以先放低一点,先记住所有可能的证及每一个证的辨证要点。

本案患者应补肝肾、平肝阳,用天麻钩藤饮、镇肝熄风汤、一贯煎、杞菊地黄丸、石斛夜光丸来加减都可以。作者直接用石斛夜光丸的成药治疗,这个方子补肝肾的药味极多,平肝的药物有三味(菊花、蒺藜、羚羊角)。起效挺快(“过度劳倦上症有反复”进一步提示为虚证)。但毕竟虚证难补,何况是下焦的肝肾?渐渐服药,遂得根治。本案患者若请药店加工制丸剂时,方中的苦杏仁、黄连、青葙子、决明子、水牛角就可以不用了(既无肝火,又无目疾)。
为何保留补气药和疏肝理气药呢?前者是因为滋阴药众多,用之助脾胃运化;后者是因为不宜一味地平肝,肝气不喜压制。在以后学治风剂中镇肝息风汤时会有进一步的体会。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