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柏地黄汤加味治疗肝肾阴亏,虚火上炽型头痛

张xx,女,43岁,四川郫县城关镇居民。
1971年1月24日初诊。
自诉:头痛八年,日益加剧,现在每天上午10点左右开始头痛,11点至午后1点最剧烈。此时头面手心热如火灼,需用三盆冷水,头浸一盆,两手各漫一盆,水浸热后,需更换冰水三次,痛始缓解,日日如此,不堪其苦。痛时服头痛粉,初有效,后渐无效,虽一次服十包之多,痛亦不减。曾在成都几家医院作过脑电图等检查,未能确诊,转服中药数百剂,易医数十人,只要听说那里的医生好,不管数十里、数百里都前往求治。
检查:诊脉弦细沉数而弱,两尺虚甚,舌质鲜红光嫩而干。头痛剧时,感觉胀甚欲裂。平时手心微热,痛时则灼热如火。大便长期干燥,有时粪便如羊屎。形瘦,满脸黑色云斑,头发已花白,平时烦躁易怒,喜食油炸煎炒香燥之物,嗜食海椒如命。月经已停二年。
辩证:肝肾阴亏,虚火上炽。
治法:滋阴降火,柔肝潜阳,导热下行。
处方:知柏地黄汤加味

肉知母
知母12克 黄柏12克 生地31克 玄参31克 龟板20克 白芍20克 龙骨25克 牡蛎25克 代赭石31克 怀牛膝31克 川楝子6克
二剂
磨取铁锈水澄清煎药。
1月26日二诊:病人服上方二剂后,头痛大减,不用冷水浸头、手亦可支持,失眠多梦亦有好转,大便较前易解。按原方再进二剂。
1月29日三诊:病人头痛已止,手足心灼热大减,大便更较前易解,烦燥易怒消失,梦已很少,睡眠更见好转。前方加地骨皮20克,白薇20克,连续服四剂,四剂之后,接服左归丸,以善其后。
1978年5月,在郫县街头与病者相遇,言头痛愈后,未再复发。

按:病者脉弦细沉数而弱,两尺虚甚,舌质鲜红光嫩而干,均属肝肾阴亏、水不济火之象。肾脏真阴亏,不能与真阳相维系,真阳脱而上奔,并挟气火上冲脑部,故头部胀痛欲裂,头面手心灼热。白天属阳,上午为阳中之阳,11点至午后1点正当午时,为阳之极,故头痛亦以此时为剧。至于烦躁易怒、失眠多梦、大便干燥难解,皆属阴亏火旺之象。故方用知柏地黄汤加减,去茯苓、泽泻之渗利,以玄参易丹皮,合知母、黄柏、龟板、地黄,滋阴凉血降火,润肠通便;代赭石重镇平肝,降上逆之气;怀牛膝引血下行,即引气下行;龙骨、牡蛎、龟板、铁锈水固肾宁心潜阳;白芍柔肝敛阴,川楝子引肝气下达,共奏滋阴降火、柔肝潜阳、导热下行之功。头痛虽止,但手心灼热未止,故加擅长退阴虚痨热之地骨皮、白薇二味,以增强退虚热之力。左归丸为补水之剂,对肾阴不足,精髓内亏颇具良效,故用为善后之剂。燥万物者莫乎火,病者平时喜食辛辣油炸煎炒香燥之物,尤嗜海椒,三餐皆不可缺,这种饮食习惯与其严重的阴亏火旺病征有密切的关系。故在治疗开始即劝其忌口,病愈之后,也嘱其要认真对待。数年后与其相遇,她说自从戒食辛辣之后,至今一直坚持,时间久了养成习惯,也就不想吃了。

——本文摘自《中国当代中医专家临床经验荟萃 4 疑难杂病治验录 》

相关文章:

知柏地黄汤加味治疗女子白淫证

0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