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脉散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中药良方

【生脉散组成】

人参(另)15g 麦门冬9g 五味子6g

生晒参

【生脉散方歌】

生脉麦冬五味参,保肺清心治暑淫,气少汗多兼口渴,病危脉绝急煎斟。

【生脉散方解】

本证多由温热、暑热之邪耗气伤津所致,治疗以益气生津,敛阴止汗为主。肺主皮毛,暑伤肺气,卫外失固,津液外泄,故汗多;肺主气,肺气受损,故气短懒言、神疲乏力;阴伤而津液不足以上承,则咽干口渴。舌干红少苔,脉虚数或虚细,乃气阴两伤之象。方中人参甘温,益元气,补肺气,生津液,故为君药。麦门冬甘寒养阴清热,润肺生津,故为臣药。人参、麦冬合用,则益气养阴之功益彰。五味子酸温,敛肺止汗,生津止渴,为佐药。三药合用,一补一润一敛,益气养阴,生津止渴,敛阴止汗,使气复津生,汗止阴存,气充脉复,故名“生脉”。《医方集解》说:“人有将死脉绝者,服此能复生之,其功甚大。”至于久咳肺伤,气阴两虚证,取其益气养阴,敛肺止咳,令气阴两复,肺润津生,诸症可平。
运用
本方用于温热、暑热、耗气伤阴证,临床应用以汗多神疲,体倦乏力,气短懒言,舌干红少苔,脉虚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化裁
方中人参性味甘温,若属阴虚有热者,可用西洋参代替;病情急重者全方用量宜加重。
禁忌
若属外邪未解,或暑病热盛,气阴未伤者,均不宜用。久咳肺虚,亦应在阴伤气耗,纯虚无邪者,方可使用。

【生脉散主治】

温热,暑热,耗气伤阴证。汗多神疲,体倦乏力,气短懒言,咽干口渴,舌干红少苔,脉虚数;或治久咳肺虚,气阴两虚证。干咳少痰,短气自汗,口干舌燥,脉虚细。

【生脉散医案】

患者,男,60岁。因心悸、胸闷、气短反复发作5年,加重1周于2000年1月6日收入院。患者近5年来常感心悸、胸闷、气短、头晕,曾多次做心电图示:冠脉供血不足、室性早搏,确诊为冠心病、心律失常,经中西药治疗效果欠佳。近1周来因劳累致使心悸、胸闷、胸痛、气短乏力、头晕自汗。舌红边有瘀点、少苔,脉促代。予生脉散加味:红参(另煎)10g,麦冬15g,五味子15g,桂枝12g,白芍12g,炙甘草10g,丹参15g,三七10 g,大枣10枚,苦参30g。每日1剂,早晚分服。配合吸氧、输液(护心、对症、支持)等处理。1周后上症减轻。继续服药,半个月后,心悸、胸闷、气短等症状消失,精神好,饮食正常。4个疗程后停药(15天为1个疗程),病情平稳,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摘自《中华现代中西医杂志》

【医案分析】

患者“劳累致使心悸.....气短乏力、头晕自汗”",较明显的气虚。“少苔”,可能存在阴虚。“胸闷、胸痛....舌红边有瘀点....脉促代”,气滞血瘀之象。治疗当以益心气为主,理气宽胸、活血通脉为辅,养心阴再次之。可用生脉散合瓜蒌薤白桂枝汤加减。

作者用益气养阴的生脉散,以草、枣助益气,白芍助养阴?(仲景对于胸满气促者是去白芍的,且本方阴虚并不能完全确定)。再加桂枝、丹参、三七活血通脉。苦参为疗心律失常的“辨病论治”法,历史很短。作者未理气宽胸。同时配合西医疗法。或问,孰知是否中药效果?此人发病已5年,想必西药已用数年而不能根治。此次若配合中药得以根治,即主要是中药的效果。治疗半月症状基本消除,又巩固调理一个月,半年未复发过,中药应该还是有效果的。笔者很不喜欢配合西药治疗,二次调方的时候会有无的放矢之感。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冠心病发作时多有胸闷,只要不是明显受情绪影响、或喉中明显痰鸣,通过治本、不需理气,胸闷也往往消失,这种情况在病案中见过好多次,但笔者还是习惯加些宽胸理气的药物。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中关于生脉散的论述

生脉散 一类方 《医学启源》

出处来讲,说过很多地方,最早说到像《千金方》,也说过李东垣《内外伤辨惑论》,也就是说过出处不统一,现在把它确定下来是张元素《医学启源》。以往认为李东垣的方多一点。李东垣是张元素的学生,名气到后世比张元素大。他两个实际上在生脉散主治方面,一人是抓住一头,最早张元素提出来,他是用于久咳肺虚,肺虚气阴两伤的。生脉散运用当中传统来看,不管是用于暑热汗多,或者用于久咳肺虚,都是以气阴两伤为病机的一个特点。张元素是用在久咳肺虚,李东垣提出生脉散时,是用于暑热汗多的。后来都变成李东垣的。认为是他的。其实《医学启源》里就有的。

主证分析

气阴两虚证。

  1. 暑热汗多,耗伤气阴。
    神疲乏力,短气,多汗,咽干口燥,舌红少苔,脉虚数。
  2. 久咳肺虚,气阴两伤。
    咽干口燥,神疲乏力,气短,干咳少痰,咳则汗出,脉虚细。

这两个主治,暑热汗多,唐代就用了。人参、麦冬、五味子,这几味药,唐代用得比较多,《千金方》、《外台》里面,这些药就比较多。特别五味子的使用,在唐代用得很昌盛,很多。所以孙思邈直接提出来,五味子是个保健药。过去做为热天保健药。由汉发展到唐,气候温暖,夏天较热了,所以耗气伤津汗出多,这种情况就看来比较突出了。对养生,孙思邈说,“夏月常服五味子,令人延年”。这五味子,我们尝过,吃起来不好吃,现在把它做保健饮料可能,除非你有什么办法,单吃它,熬汤,不好吃。但说明从唐代认识到,五味子这种敛阴,生津,敛气,对待暑天气阴不足,多见的气阴不足、气阴两伤是比较适合的。至于久咳肺虚是到了金‧张元素,他归纳,后来就是这个主治不同书里有时强调不同的一个方面,现在一般的教材,把两项都结合起来。

暑热汗多,耗伤气阴。反映出由暑热逼迫津液导致多汗,多汗伤津,可以咽干口燥。多汗以后,气随汗泄造成短气,神疲乏力气虚特点。所以气阴两伤从临床表现来说,比较典型了。但是从这个暑热,这个耗伤气阴,可能跟前面清暑益气汤证,是不是有一点像呢?清暑益气汤从病机来讲,暑热耗伤气阴,这还是暑热耗伤气阴,都是汗多,都是气短,都是神疲乏力的,脉也都是虚数,舌像可以舌红少苔。那运用,这个主治差别在哪里呢?区别还是很大。虽然都可以用于暑天,但是清暑益气汤证,暑热还在,关键是暑热还在,还有发热,尽管并没有暑热,开始时候伤暑的时候发热那么重,但暑热还在,所以它是一种清补兼施,暑益气汤证,兼有清暑热。它黄连、知母、西瓜翠衣、荷梗、竹叶,它还清暑热。这方面的药力还是很突出。同时再意气养阴。

补中益气汤是纯补无泻,就纯补无泻,用于暑热之后引起的正虚为主的。暑热一般不明显了。这是两个主治都是属于汗多,两个主治的一个差别。

在久咳肺虚气阴两伤方面,这个方面,它还是一个气阴两伤,以虚为主。咳嗽虽然有,干咳少痰,甚至于无痰,痰多不宜使用。所以咽干口燥,神疲乏力,气短,一咳咳得汗出,这都是气阴不足的表现。所以从这个主治来看,突出强调的是正虚。

功用

益气生津,敛阴止汗。

方解

药味 作用
人参
麦冬
五味子

作用是益气生津,敛阴止汗。敛阴止汗更突出。这个结构最早用在暑热汗多,人参是君药,如果说阴伤,比如说阴伤还在,考虑到阴伤为主,这人参还可以用西洋参,气虚症状突出,那可以用人参,甚至于由于质量问题,现在用别直参这些。汗多、阴伤、咽干、口燥突出,用西洋参。所以现在选用的方法可以不同了。

麦冬和人参相配,气阴双补。五味子在生脉散里也很重要。因为它是敛阴止汗,敛肺止咳。这两方面兼顾的。生脉散的基本结构,体现了气阴兼顾,在这久咳肺虚或者暑热汗多的后期,正虚无邪状况下使用。

现代用这个方,变化已经比较大了。

运用

辨证要点

体倦气短,咽干,舌红,脉虚。(气阴两虚当中一些共同特点。)

随证加减

阴虚有热,以西洋参代替人参,病情急重者,宜加重全方用量。

仍然有一些虚热,热不重,可以西洋参偏凉,代替人参;病情急重者,宜加重全方用量,现在来说,有很多用生脉注射液。现代的运用上,有差别了,除了我们用于这种热病、暑病,引起气阴两伤,或咳嗽气阴两伤之外,很多用于心血管系统的病变;还有休克的抢救,这效果还是确凿的。从剂型改革,到现代研究还是很成功的了。生脉注射液。除了少数病人用的时候有一些反应。很多药厂产生,也跟各地药厂生产可能有点关系。但临床我们观察是不错的。也进行了很多比较,汤剂和注射剂的比较,但是有不少观察认为,从发挥作用来讲,纠正气阴两伤的状况,汤剂还是效果更好,这个承认它。注射剂现代推广比较多,为什么呢?比如它用来抗休克,汤剂不方便。尤其注射剂比较方便、也及时,像心肌梗塞这些,心血管方面用它,注射剂比较方便。所以注射剂医院里一般用得较多。实际上汤剂的作用还是不错的。这个是通过比较观察的。

生脉散也是剂型改革里边比较成功的。

使用注意

汗出是它的一个挺重要的临床运用的一个指标,所以外感引起的有外邪,或者阴虚、虚热盗汗者不适合使用。它是一种纯虚无邪,而且气阴两伤的情况。

往往现代在涉及到气阴不足的很多病当中,把它作为一个小的组合开方子开在里面,也这样运用了。

生脉散不但是我们中国大陆用,也流传海外了,就是注射液这类有些他们也观察研究,认为它对血压,像抢救休克,对血压病它有双向调节。中医有很多方有这个。生脉散还可以用来降血压。血压高的可以降,低的它可以升,它是一个双向调节。过去在60年代,就提出这个临床观察对血压双向调节。到80、90年代,大家这方面的认识更多了。所以这是一个现代新药研究当中,不断争取提高等级的方。

分类上这是放在补气里面,有些认为应该在气阴双补,它是阴阳双补,但是分类上没有气阴双补,只有阴阳双补,气血双补,气血双补,所以还是一般放在补气里面。

相关文章:

生脉散加味治疗阵发性心累心悸

生脉散合甘麦大枣汤加减治疗心动过速、心悸、心慌

生脉散加味治疗气阴亏虚,心脉瘀滞

生脉散加味治疗风湿性心脏病

生脉散加味治疗心气亏虚

生脉散加味治疗心绞痛二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