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黄散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泻黄散组成】

藿香叶10g 栀子(碎)6g 生石膏(先)15g 生甘草10g 防风20g

栀子

【泻黄散方歌】

泻黄甘草与防风,石膏栀子藿香充,炒香蜜酒调和服,胃热口疮并风功。

【泻黄散方解】

本方证是由脾胃伏火熏蒸于上所致,方用生石膏入脾经清解伏火;栀子清热利尿除烦;防风疏散脾中伏火,又能于土中泻木;藿香理气和中,化湿醒脾,与防风配伍,振复脾胃之气机;甘草和中泻火,可缓调中上二焦,使泻脾而无伤脾。全方共奏泻脾胃伏火之功。

方中石膏、山栀泻脾胃积热为君;防风疏散脾经伏火为臣;藿香叶芳香醒脾为佐;甘草泻火和中为使。

【泻黄散主治】

脾胃伏火证。口疮口臭,烦渴易饥,口燥唇干,舌红脉数,以及小儿脾热弄舌等。

【泻黄散医案】

患儿,男,5岁,因“口疮”伴发热3天,在当地输注“双黄连”、“菌必治”治疗,由于病情未见好转故来我院中医门诊治疗:面红目赤,T39.5°C,频频流涎,颊黏膜及舌面均见红肿糜烂,口唇肿胀。故给予泻黄散清泻脾胃湿热:藿香6g,焦栀子6g,生石膏48g,防风6g,甘草3g,1剂后热退,4剂以后诸证皆退。随后给予葡萄糖酸锌口服液调理,随访数年未再发作。 (摘自《中华现代中西医杂志》)

【医案分析】

患儿高烧而“面红目赤…..颊黏膜及舌面均见红肿糜烂,口唇肿胀”,一派实火上炎之象。凡上炎病人要逆其病势,清、泻并用。本案可考虑导赤散、凉膈散、龙胆泻肝汤等加减。但患儿还有“频频流涎”,似是脾胃积热。又口唇红与肿并见,多判断为脾胃伏火(舌红、肿并见者多判断为心脾积热)。二者结合,患儿为脾胃伏火的可能性极大,故可用泻黄散的清中有散、又兼发越之法。作者将方中生石膏的用量大增,可能考虑与一般脾胃伏火相比,本案全身体温升高十分的明显。本案石膏量若换算为成人用量会显得更惊人。顺便提一句,重剂石膏治毒热疫病是名医余师愚的专长。作者减少了防风用量,历史上对此方重用防风就有争议。多数支持引木疏土、发越伏火之说,也有人认为没说服力、当减。结果4剂后基本痊愈。

值得一提的是,唇与舌同时红肿胀是罕有的,病势上是有点吓人的,何况是小儿。从本案看,泻黄散正是其克星。胃火多在龈、齿、舌面,脾火多在口唇、舌体,看来二者确实是有区别的。历史上用防风来疏散脾气虽未得到公认,但喜用此点的医家也不止一两家。本案既是脾有郁火致肿胀,笔者觉得还是应该保留。至于是否如钱乙定的那么大量,从本案来看,似亦无此必要。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