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安神丸组成,方歌方解,医案分析,功效与作用

  • A+
所属分类:中药良方

【朱砂安神丸组成】

朱砂(研冲)2g 甘草6g 黄连8g 当归8g 生地黄8g

朱砂

【朱砂安神丸方歌】

朱砂安神东垣方,归连甘草合地黄,怔忡不寐心烦乱,养阴清热可康复。

【朱砂安神丸方解】

本方证乃因心火亢盛,灼伤阴血所致。心火亢盛则心神被扰,阴血不足则心神失养,故见失眠多梦、惊悸怔忡、心烦等症;舌红,脉细数是心火盛而阴血虚之征。治当泻其亢盛之火,补其阴血之虚而安神。方中朱砂甘寒质重,专入心经,寒能清热,重可镇怯,既能重镇安神,又可清心火,治标之中兼能治本,是为君药。黄连苦寒,入心经,清心泻火,以除烦热为臣。君、臣相伍,重镇以安神,清心以除烦,以收泻火安神之功。佐以生地黄之甘苦寒,以滋阴清热;当归之辛甘温润,以补血,合生地黄滋补阴血以养心。使以炙甘草调药和中,以防黄连之苦寒、朱砂之质重碍胃。
配伍特点
合而用之,标本兼治,清中有养,使心火得清,阴血得充,心神得养,则神志安定,是以“安神”名之。
运用
本方是治疗心火亢盛,阴血不足而致神志不安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失眠,惊悸,舌红,脉细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化裁
若胸中烦热较甚,加山栀仁、莲子心以增强清心除烦之力;兼惊恐,宜加生龙骨、生牡蛎以镇惊安神;失眠多梦者,可加酸枣仁、柏子仁以养心安神。
禁忌
方中朱砂含硫化汞,不宜多服、久服,以防汞中毒;阴虚或脾弱者不宜服。

【朱砂安神丸主治】

心火偏亢,阴血不足,神志不安证。心神烦乱,失眠,多梦,怔忡,胸中气乱而热,欲吐,舌红,脉细数。

【朱砂安神丸医案】

男,14岁,学生.常于睡梦中惊起,启门而出,跌扑于田野荒丘,仍然沉睡。诊时见患儿神态如常,自觉心烦耳鸣,夜卧而出并不知觉,唯多梦易惊而已。舌红苔黄,脉弦数。处方:生地60g,黄连18g,当归30g,甘草15g,煅磁石30g,神曲18g,研末和蜜为丸,如黄豆大,外以朱砂9g为衣。早晚各服1次,每服20丸(约12g)。服完2料丸剂,其病竟瘳。 (摘自《中医杂志》)

【医案分析】

梦游,又“多梦易惊”,要么是“心藏神”异常,要么是“肝藏魂”异常。“心烦”为心,“耳鸣”可能是肝之实或脾、肾之虚。“舌红苔黄,脉弦数”,为实火证,若脉确为“弦”数,属肝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切火热皆可扰心,更何况肝火常易犯心致“心肝火旺”证。本案应是此证,与肝实证可致耳鸣也是吻合的。治当清心、肝两脏之火以安神,可以清肝火的龙胆泻肝汤为基础加减。

作者以清心火的朱砂安神丸为基础加减。黄连可清心、肝之火,朱砂清心安神,磁石潜镇安神。生地清热养阴,与当归共防心肝之火伤阴血。甘草、神曲防诸矿物药碍胃。标本兼治,治又有防,配伍合理。两料药总药量才360g,能愈此“怪”疾,着实不易。不知夜游症有没有病情非常单纯、“无”证可辨的。

——本文摘自《方剂学案例分析》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中关于朱砂安神丸的论述

朱砂安神丸 《内外伤辨惑论》 II

朱砂安神丸证的产生,很多和情志有关,五志化火,特别是一种情志不遂,造成气机郁滞,气郁化火,由肝火引以心火。有就是木能生火。母病及子,造成心火亢盛。心火亢盛引起心神不安,这是实证,偏实证失眠的一个主要原因。

心火亢盛 热灼胸膈 → 心中懊恼
热扰神明
阴血不足 心神心体失养
阴虚有火 舌红,脉细数

心火亢盛可以引起阴血的不足,造成心神心体失养,这类病证,开始可能是实证,多数情况下是虚实夹杂,以实为主。所以它伴随有热扰心神,涉及到热郁胸膈,所以心中懊恼,失眠、烦躁。伴随有心悸,怔忡。这是心火亢盛的一个实证的一个主要表现。

阴血不足,可以加重这种心火,但是整个朱砂安神丸证,主体上是一种心火亢盛。由心火亢盛伤阴血,时证为主。

功用

镇心安神,清热养阴

治法体现三个方面,1.镇心 2. 清热 3. 养阴。所以有的说它镇、清、养三法。

方解

朱砂 清心、镇心
黄连 清心
当归 养血
生地 养阴
佐使 炙甘草 保护胃气,缓和毒性

历来对君药的讨论不统一。李东垣自己说朱砂为君。但也有很多说黄连为君。所以最好是朱砂、黄连结合为君。体现镇、清的结合。因为心神不安根本来讲,是心火偏亢。所以持有朱砂作君药的一个看法。就是说它本身清心、镇心结合的。和黄连配合,清心力量更强。臣药当归、生地,养血养阴结合,考虑到心火偏亢,伤耗阴血。炙甘草保护胃气,考虑朱砂,硫化汞,容易伤胃,有一定毒性。所以用甘草能缓和毒性。又能协助当归、生地扶正。

朱砂安神丸作成丸剂的,服用时间不宜过长。中病即止。达到一定效果就停。因为汞剂,怕积蓄以后有毒。朱砂安神丸多次被国外提出来,朱砂不能入药。但目前来说,这个方作为一种治法代表,还没有把它停止。一般用量比较小,强调它服用时间不能长。

重镇安神,包括像磁朱丸,生铁落饮,都属于重镇为主的一类方剂。

配伍特点

泻偏盛之火以治标(主)
补不足之阴以治本(次)
标本兼治,清中有养。体现了镇清养三法。

运用

辨证要点

失眠、心悸、心烦,舌红,脉细数。
心火亢盛(病程较短的)而阴伤不甚之失眠常用方。

随证加减

  1. 夹痰:常见,加瓜蒌、竹茹、远志、菖蒲。

夹痰有时反应热像突出来不见得,但是凡是涉及到心神病变的,夹有痰浊以后,治疗时间都比较长。兼痰的一般可以,理论上这个方加上清热化痰药。痰会蒙蔽心窍,远志、菖蒲开窍。用这个方的思维方法,清养结合,以清为主。不用朱砂,有些人这样用。痰浊,一个可以引起心神不安,也可以引起心窍闭阻,这里用远志、菖蒲实际上是防止痰热蒙蔽。

远志、菖蒲能交通心肾。远志、菖蒲如果再加郁金,开窍作用非常好。临床上西医都觉得中药很重要,还有这个作用。比如西医疾病的后期,他热,可能有虚热,因为像有些癌证到后期,又兼有一些外感因素,本来癌症后期人正气就很差,又兼外感以后呢有发热,热并不太高,但是痰浊很重,苔腻,时时昏迷,它并不是脱证。这种它要躁扰,要疼痛。我们在台湾遇到的病例,西医的处理,一痛就用吗啡一类的镇静,一用上,昏迷,一用就昏迷。昏迷了,西药的方法就对证了,就等他醒了。后来我们说这个要开窍,原来辨证开的方里,就加远志、菖蒲、郁金。那个很灵,吃了以后,很快就能醒过来。我们也没想到,那个效果很快。一醒过来,隔两天,又痛,一痛西医要上镇静剂,一止痛又昏迷。

还有一个病人,因为好几个病人到晚期都用过这个开窍方法。有个很典型的病人是连续四次昏迷,都是在配中药里,他家属都知道,原来开的药,不用坐车到医院去,电话里说,邓老师,是不是又昏迷了,加菖蒲、远志、郁金?我说你都知道了,用量就同上回用量。用了就能醒来。当时就觉得西医遇到这个,包括一些小孩,动风、抽搐、惊厥、昏迷,大多用镇静剂,我们说需要开窍。所以治法上两个不同的。

所以对心神病变,要双向考虑,痰热可以造成心窍闭阻,神昏。痰浊重,神昏还重。也可以造成痰热,造成狂躁。痰火扰心就狂躁,那也是心神不安。如果单用远志、菖蒲这类,豁痰、涤痰这些,也可以治疗开窍。后面再讲开窍剂运用。

  1. 易惊:加生龙骨,生牡蛎。(龙骨,牡蛎也安神)
  2. 心烦盛:加栀子、连翘、莲子心。(清热药,用于心火旺,心经热重)
  3. 失眠多梦甚者:加酸枣仁、柏子仁。(镇惊安神和养心安神结合,一般来说阴血不足的因素多一些)

使用注意

  1. 一般不作煎剂,朱砂含硫化汞,剂量,每次小于1g ,不宜多服,久服。
  2. 脾虚或阴虚较重者不宜使用。(用朱砂伤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