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的中医疗法,养阴清热用鲜品

  • A+
所属分类:中药良方

孙老治疗白血病以善用中药鲜品出名,治愈了诸多当今血液系统之疑难病症.现举例以说明孙老的治疗经验及心得体会。

  病例1:急性淋巴细胞型白血病

杨某,男,23岁,农民:患者曾于1974年4月经地.市两级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型白血病,5月13日转北京某医院治疗住院10个多月,于1975年3月23曰出院。出院时诊断为急淋缓解期,出院后继续用硫嘌呤、氨甲蝶呤、环磷酰胺.白花蛇舌草.狗舌草等中西药治疗.

1975年4月13日来孙老处就诊,当时患者鼻腔、齿龈出血,齿龈疲紫肿胀,口唇发绀,面部发暄,面色晄白,精神萎靡,说话声音低弱,行走无力。自述:烦躁,手足心热,汗出,口咽干,恶心,纳食不佳,遗精,小便黄,睡眠不宁。舌质红、苔黄,脉细数根据上证乃系阴虚内热,血热妄行。治则:以养阴清热,凉血解毒为法。

生地黄

处方:犀角地黄汤加减。生地黄12g,丹皮9g,杭白芍15g,藕节、荷叶各9g,石解,麦冬各12g,山栀9g,连翘15g,茅根30g,建曲9g,竹茹6g,牡蛎24g,大蓟、小蓟、扁豆花各9g。每日1剂,水煎服。

4月25日二诊。上方连服10剂后,病情略有减轻,齿龈、鼻腔衄血暂止,饮食渐增,恶心减轻.仍烦躁,手心热,汗出,口咽干,遗精。按上方意,加量、调整:生地15g,丹皮9g、杭白芍15g、小蓟24g、藕节、荷叶各9g,石斛15g,麦冬12g,山梔9g,连翘18g,茅根30g,竹叶9g,竹茹6g,陈皮9g,牡蛎、浮小麦各30g。每日1剂,水煎服。后又在上方基础上加减化裁。

11月28日复诊。上方加减服20余剂后,因连续感冒,发热,阴液受伤,内热仍炽,现在又见齿龈出血,口唇干裂,加重养阴清热、凉血解毒剂量。方用:生地、小蓟各30g,茅根60g,元参30g,石斛、麦冬各15g,知母12g,连翘15g,山栀、荷叶各藕节15g,甘草3g,天花粉15g,金银花、蒲公英各30g。每日1剂。

在上方基础上,随证加减,服至1976年6月9日,经数月治疗,症状虽有好转,但患者内热及衄血仍时有反复,考虑是否某些药有副作用,服后助长了内热。针对这一情况,孙老征得患者同意,停用其他药物,并根据前段在治疗中临床观察,每用大剂量鲜药如鲜生地、鲜小蓟、鲜蒲公英、鲜茅根等,效果比较好。因之,每日只以4味鲜药加大剂量服用。处方:鲜生地250g,鲜小蓟、鲜蒲公英各500g,鲜茅根250g,切碎、洗净,每日煎1剂当茶饮。

上方鲜药服10余剂后,齿龈出血即止,遗精亦愈,阴液渐复,内热渐清,口咽干减,饮食增加,精神好转。到1977年5月15日为止,共服上方158剂,患者精神很好,无出血,无发热,无明显贫血(血色素80%),肝脾不肿大,周身淋巴结不肿大,神经反射正常,齿龈紫瘀肿胀消失,日吃主食约750克,已能从事重体力劳动。

在辨证论治处方用药的基础上,孙老选用了鲜药.在治疗过程中,孙老选用了4味鲜药作为治疗的主药。因为鲜药含有自然汁,其养阴清热等作用比干药好。如梨有清肺润肺的作用,鲜梨含有大量自然汁,所以吃鲜梨比梨干的作用好得多。张锡纯认为“小蓟能清血分之热,止血热之妄行。单用小蓟根数两煎汤,或榨取其自然汁开水冲服效佳。茅根善清虚热而不伤脾胃,为涵养真阴之佳品”。鲜生地长于清热凉血,生地的提取物能促进血液凝固而起止血作用;蒲公英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可见鲜药的自然汁中所含有效成分较干药高。这可能与在干燥过程中丧失某些有效成分有关。所以孙老选了鲜生地等4味药作为主药,终于取得了良好效果。

犀角是清热凉血解毒的要药。近来各地报道白血病血热出血时用犀角为主药.但药价高,药源少。孙老经多年的临床观察认为,鲜生地清热凉血解毒的作用,与犀角相似。1969年秋季孙老治疗乙型脑炎时,以鲜生地代替犀角曾取得了比较理想的疗效。故在治疗本病时,虽选方为犀角地黄汤,但从未用过犀角,而始终以大量鲜生地代之,实践证明,效果良好。

关于用药剂量:本例患者从诊断到治疗,从选方到用药,孙老都以极谨慎的态度来对待,但患者内热出血却时有反复。问题在什么地方呢?考虑患者齿龈瘀紫肿胀,似为血分热毒较甚,内伏较深,轻者齿龈出血,重时很可能腐溃化脓。前一段治疗,虽药证相符,奈热毒根深蒂固,病重药轻,犹如“杯水车薪”,疗效不大。遂在不影响胃纳的情况下,逐渐加大了剂量,最后加至每日量达1500g,经长期服用,终于取得比较满意的疗效。孙老认为对这例患者的治疗,最后加大了药量,是提高疗效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后在治疗某一特殊病例疗效不明显时,是因为病不易治呢,还是剂量没有用到一定重量呢?这确实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疗效评定:根据1973年全国白血病座谈会急性白血病疗效评定标准,这一例白血病患者在治疗前虽为“部分缓解”,但患者却没有一点劳动力。经过1年余的治疗,特别是后一阶段只服4味鲜药158剂后,患者无出血,无发热,无明显贫血(血色素80%),肝脾不肿大,周身淋巴结不肿大,神经反射正常,齿龈瘀紫肿胀消失,精神很好,每天能吃主食约750克,巳达到“完全缓解”标准,现任小学教员已半年余,并能参加重体力劳动。该大队及其家属对治疗效果很满意。到1977年底为止,患者健康状况良好。

 病例2: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

牛某,女,52岁,营业员。患者从1979年开始感觉低烧、乏力、纳呆、五心烦热。1980年春节前,又感左下肢关节疼痛,同时发现左腹部有一肿块,因身体逐渐消瘦、乏力加重而停止工作。1980年4月1日在地区肿瘤医院检查:

超声波提示:①脾脏最大厚度9cm,肋下7.5-9cm.②左上腹部有一肿块,最大直径9cm,肿块区波型:微小低波。周围血象:白细胞153.6x10^9/L,中性61%,淋巴7%,嗜碱性7%,嗜酸性5%,幼稚细胞20%,血色素10%。4月4曰骨髓穿刺检查意见: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

予以化疗:口服氨蝶呤钠1周,后又改服白消安,效果不佳,病情未得到控制,白细胞计数继续增高。4月11日血检:白细胞258x10^9/L,中性39%,淋巴2%,嗜碱性2%,嗜酸性2%,杆状核2%,早幼粒4%,中幼粒22%,晚幼粒23%,晚幼嗜酸粒3%,原始粒1%。于1980年4月17日来医院就诊。

主证:低烧,五心烦热,齿龈瘀紫肿胀,关节疼痛,腹中痞块,纳呆,神疲乏力,舌质嫩、尖红、中心有裂纹、苔白,脉细微数。检查:心肺(-),肝未触及,脾大肋下约9cm,左腹部触及一可移动性肿块,约9cmx5cm,质软,无压痛。

西医诊断: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中医辨证:阴虚内热,热毒蕴伏血分。

患者低烧,五心烦热,舌红、有裂纹,脉细数等症,系阴虚内热所致血分热毒壅盛,则发生白细胞恶性增生,进而出现脾大、腹部痞块、关节疼痛、齿龈瘀紫肿胀等浸润现象。治拟滋阴清热、凉血解毒为法,停止其他一切治疗。

处方:鲜生地60g,鲜小蓟、鲜蒲公英各250g,每日1剂水煎服

5月19日血检:白细胞10.2x10^9/L,中性5%,淋巴44%,嗜酸性1%,血色素145%,血小板计数116x10^9/L。处方:①鲜生地100g,鲜小蓟40g,鲜蒲公英400g,每日1剂,水煎服。②建曲9g,谷芽、麦芽各15g.焦内金9g,佩兰9g,云茯神15g,白芍12g,甘草3g。3剂,水煎,另服。

7月14日复查:未见异常,服下方继续观察。处方:鲜生地250g,鲜小蓟500g,隔日1剂,水煎服。

8月6日骨髓穿刺检查:基本缓解。

按:临床治疗白血病,多以化疗为主,但药物之副作用对身体损害较大,往往邪正同衰,病情易反复。笔者通过长期临床实践,发现用大剂量凉血解毒、甘寒养阴的鲜中药来治疗,既祛邪又扶正,可达邪去正复之目的,与其他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比较,不仅疗效显著,且没有什么副作用。

本例白血病以白细胞恶性增生及浸润为特征。从病情发展来看,病势猖獗(仅10天时间白细胞由153.6x10^9/L急剧上升到258x10^9/L),血分热毒炽盛,非一般药力所能奏效,根据以往治疗白血病的经验,当即采用大剂量鲜中药治疗。服药30天,降至10.2x10^9/L,服药40天,降至9.2x10^9/L,骨髓象也明显好转。至8月6日骨髓象基本缓解,周围血象正常,同时肿大的脾脏也恢复正常,左腹部宿块消失.临床各症均无。

通过这一例病患的治疗,又一次证明了大剂量鲜中药治白血病有其独特的疗效。

中医简介:

孙一民(1919~),男,河南南阳人,教授,从师于我国近代名医施今墨先生,并随施老在北京、南京行医多年,深得施派真传,临证60余载,善治疑难杂症。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孙老一直致力于鲜中药研究工作,虚心地向名老中医、民间老中医请教经验,并科学地总结出以中医研究肿瘤的病因病理以及伴随的症状和转移.从而首创了用鲜中药治疗白血病及各种癌症的新途径。1988年,孙老作为学术带头人,于河南安阳成立了全国首家鲜中药研究所,并将鲜中药治疗白血病的研究成果逐步应用于临床治疗,取得突破性进展;从1985年至今,孙老已治疗白血病患者数千例,其中成功地救治了2例恶性组织细胞病,创造了鲜中药治疗血液病的奇迹。著有《临证医案医方》等。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